摘要:有些具有重要价值的文章应该经常拿出来咀嚼,你也会从中得到常读常新的教诲。这周宋志鹏推荐的摄影批评家鲍昆的《记忆·寻找·重构——中国当代风景中的摄影和影像艺术》(http://songzhipe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149#)诚如宋志鹏的推荐语:“任何现象都不可能是横空出世的,任何现象也无法割裂它与历史时代互动纠结的精神脐带,事实上,无论是观念摄影、当代摄影还是影像艺术的说法,早在10年前就已经有了,而且非常有趣的是,当年不仅有了这些说法,非常敏锐的摄影批评家已经完全意识到和深刻剖析了当时影像艺术创作中存在的问题。”

鲍昆的《记忆·寻找·重构——中国当代风景中的摄影和影像艺术》(http://songzhipe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149#)文章从文革后期开始梳理直到2000年这段中国当代摄影史。自波澜壮阔的四五摄影运动到前卫的四月影会、《自然-社会-人》以及纪实摄影和沙龙摄影并起发展时期等,这段当代中国摄影的图景就像打开禁锢的闸门蜂拥而出的热闹局面在今天的我们看来,依旧热血澎湃。“ 40多年中外文化之间的隔阂,尤其是1949年之后的彻底阻断,让中国的艺术家积蓄了对现代性更强烈的渴望。”我们渴求打破一成不变的僵化,短短30年的摄影里程我们还处于不那么自信、不那么稳准的水平,一些商业化的利益和金钱的诱惑又很容易搅动摄影界的碧波。文章最后呈现的是开放性的追问,不是句号,“摄影作为一种多功能的媒介,在社会历史生活中的作用越来越被人们所重视,成为当代文化中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它本身的变化,也凝聚了近四代中国摄影人和艺术家的文化变异。既有的传统在痛苦的蜕变中,在全球一体化的挤压下,到底路向何方?一个有着独立文化身份的中国影像艺术如何面对创新和发展,如何紧密地和社会进步一起向前,这恐怕是一个长久的话题......。”

【组图】

摄影师Mary Ellen Mark说:“我觉得,对你所拍摄的人们报以直接、坦诚的态度十分重要,告诉他们你为什么要拍他们,你在做什么。最终你会拍到他们的灵魂的。”杨勇的《拆迁纪事——为房东和房客户拍照留念》(http://yangyong1.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321#)组图以作者居住的小城一片即将拆迁的老房子里面的住户拍照留念,但仅仅是拍照留念吗?为了拍摄这一专题作者利用双休日时间在平房区转悠,“我以拍旧居为由,也多称自己是个喜欢照相的人,和他们平等交流,自然而然中拍摄,他们表情也便自然起来,然后,多选一些他们表情好的照片,洗印出来送到他们。时间长了,我们这小城平房区许多人我都熟悉了,也因如此,遇到大拆迁,听他们诉说,写日记,拍摄,再送照片给他们,一切都很自然。”大拆大建是中国目前普遍的做法,那些旧的地方,老城区都在成片成片消失,如姜林的摄影专题《重庆十八梯》也处于这样的濒临消失的境地。作者的这组照片只想如实的反应这些即将面临拆迁的房东和房客的一种状态,“若干年后,他们看到自己的旧居或者租用过生活过的小屋的照片,肯定是一份感慨和回忆。而于我,心里惆怅于他们的命运之时,也算尽了一份自己的心意。照片也是减法,会释放出一些情感。或许,这也是这组照片的意义所在。”可以看出在强大的、势不可挡的强力面前,摄影师的弱小和微不足道略显无奈的情绪,无论怎样手中握着的是照相机还是笔,首先我一定要表达出来,作者选择双管齐下的抒发,请阅读——

破阵子
                 作者: 杨勇

破门楣还可以通幽,拆迁的民宅像牵涉甚险的隧道,
暗藏诡异。我走家串户,迷惘于众小窠曾经的凡俗。
我变身万能钥匙,突然开启了老旧的生活。破沙发,
满墙涂鸦,老相册,玩具,酒瓶和旧衣物,梦游啊!
凭窗,新软件开发的宏观地产,调控,一年一变样。
仿佛,要挪到云朵和天堂的规划里,梦里梦一个梦。
远处农田却无法自理,被商务打点。他们去了哪里?
肾亏的巨人症碰上了骨缺钙,跃进的步子有点趔趄,
脚印,是星罗棋布的图章狂野,搁置的荒芜正汹涌。

甘铁宁的《西部乡村影像》(http://gantien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336#reply166753)长焦镜头将人物和村庄暂时的隔离,让我们集中精力在这些农民的身影上观看琢磨。非时间性的画面带给我们更多空间思考家庭、思考生活。曾逸的《远观的渐变》(http://zengyi.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346#reply166782)灰褐色调确实的告诉我们什么在消失,什么在肆意扩张。磅礴的作品遮蔽了一层层迷雾,肯定这不是摄影者有意为之,可我们真的就能够细细观看并理解它们吗?

谢人德的摄影总是在不断地变化,不断地追赶,在尝试中我们看到一颗老摄影人一颗不老的心。这周他的《白昼夜色》(http://xierende.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340#)老谢也开始暴力街头摄影了,像柯恩、布鲁斯……这种入侵式的摄影也最不好拍,不知道作者怎样在人来人往中突然之间闪亮咔嚓记录的?就像作者的主题白昼夜色,高反差带来的是一种在街头的不安与迷茫,一种难以衡量状态。嘿,老谢的花样和这座魔都很相映衬哦。《空间》(http://xierende.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357#reply166922)空间里内容物的反差,使得我们注意到一种强烈的对比,这种反差明显而毫不掩饰,首先我明确这发生在当下中国,反差中我们还在做着梦,是好梦还是噩梦,但现实就是现实。

【单幅】

中国式标语也许我们早已经熟视无睹,见怪不怪了。但是一个法国摄影师陆芦,因为来中国的时候汉字认识不多,偶然被遍布大街小巷的红底白字的标语吸引,出于对汉字的好奇拍下这些标语,谁曾想这些标语成了他的一个摄影专题,而今依旧在孜孜不倦的拍摄标语。这不前不久,中国出现的雾霾,被认定为焚烧秸秆影响。自然中国式标语又出现了——“有烟必查 有火必罚 有灰必究”、上午烧麦茬 下午就拘留“、蹲到地里把火点 拘留所里过生活”……这些可都被这个法国摄影师拍了下来,真是有图有真相。其实,在更早之前的计划生育时代标语他还是没拍到吧。什么“该扎不扎,见了就抓。"、“国家兴旺,匹夫有责;计划生育,丈夫有责。"……在某机关和团支书室一个房间办公的还有一个“专干妇女室”,想想这些东西都成了今天的笑柄了。还是回归摄影方面,中国有千千万万摄影大军,他们扛着专业摄影器材跋山涉水的拍呀拍,可是对自己身边那些生活细节熟视无睹,当被外国人认真挖掘出来的时候,你们才恍然,原来这些画面就在自己的周围,还记得那个不拿照相机的摄影者法国人苏文吗?中国摄影人别老注重于面子,荣誉,还要看看你的里子,内在的东西是什么?……

杨勇的《上访者》(http://yangyong1.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463#reply166780)从李晓斌的“上访者”直到今天我们眼前呈现的画面,似乎延绵不断。被冤的灵魂怎样才能够得到昭雪?我们习惯于极力的寻找真相,但漫长的等待看上去总是遥遥无期……可是我们是否留意作品中那些小数字,83、321.暂且不提及冤情,83岁老人,难道就这点低保金都不给吗?在我的身边,时常有领取低保金的生活优哉游哉的低保户,肯定凭借关系了,但你又拿不出确实的证据。哦,这样的画面总会让人杂七杂八的联想……主要的还是有点苦涩、有些愤慨吧。

孟祥彬的《演电影》(http://mengxiangbi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459#reply166773)我努力在画面中寻踪真相,但什么是真实的?看来看去终究被在眼前晃来晃去的影子所模糊。仅有的在画面右下角露出来的人头依旧是迷茫的和不清晰的。演电影,已经让我们分辨不出来现实与虚幻的界限。董晓冬的《赶车》(http://dongxiaodo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482#)从画面中我们不仅对城市人的状态发问:,何时我们不那么急冲冲?城市生活是什么时候告别了从容?罗大卫的《门前》(http://luodawei.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490#)这些“牛皮癣”似的小广告,多么像是一个又一个扯皮公章。王路明的《时时刻刻》(http://wanglum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500#)“你往何处去?哪里都是盯着你的眼睛。”(杨勇)

康国生的《深山里留守的老妈妈》(http://kangguoshe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487#)这广阔的画面,不仅让我们想到如今的热烈讨论的话题“景大人小褪饱和”,作品并非褪饱和反而色彩鲜艳得很,最大饱和度的夺目,却难掩那小小人儿的孤寂,我看到了反差,诚如作者指出:“如此幽寂环境下孤苦的老人,看着让人心酸。景观社会,年轻人都去外面打拼,枉费了青山绿水好风景,人们到底在追逐什么?老人一辈子含辛茹苦,晚年处境竟然如此落寞,的确是个不小的社会问题。”城市与乡村这高度分化的社会里却异曲同工的面临孤独晚境的考验。“庄稼和大山的包围,加之俯瞰的视角,老妇人显得更加的弱小和无助,惟有苍天在上。”(杨勇)是呀,苍天在上,只有它将人间看的清清楚楚!

【文章】

徐祎的《如歌的行板》(http://xuyi1.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148#)一个人轻装上阵,行走起来就没有那么的步履蹒跚。 李百军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偶然的机会拿起相机对准老家上古村按下了快门,没想到这一按就是四十余年,“李百军的摄影已简单的不能再简单,那个时候他根本就不知道‘纪实摄影’是个什么东西,更不晓得在‘上古村’之外还有阿巴斯、雷尼尔、戴维森,当然他接受摄影的理论教育更无从谈起。”摄影的魅力诚如作者所言:“ 摄影就是这么充满着神奇与神秘,时间久了愈发醇香厚实。”李百军这些没有压力、没有任务的照片真实的记录下一段乡村的发展变革历史,“不能否认这批影像资料对研究那个年代中国农村农耕文化进程和乡民集体精神面貌的重要性,更重要的是,它是李百军与他的乡村共同吟诵了四十年而与之惺惺相惜的《如歌的行板》”

康国生评论该文认为:“结合今天的农民工、土地流转与城市化进城,这组照片让我感受到:中国农民能从这样的土地里爬出来,经历了一个多么艰难曲折的过程啊!有几幅照片,不由地让我联想起列宾的《伏尔加河上的纤夫》。空心棉袄老棉裤,下地干活还得举着大救星的像,大跃进似的突击,杀年猪,唱大戏,婚丧嫁娶,乡土民俗,,,寒来暑往,一切的打拼与希冀,所有的喜怒哀乐,无不散发着浓厚的土味儿且洋溢着淳朴的乡情。照片毫无刻意雕琢的做作,但无论构图、前景与背景、人与人、人与环境的关系,都交代得细腻得体——这些绝非是紧靠技术手段就能得来的,作品背后透漏出的秘密,是摄影师李百军那颗热爱土地、体恤农民的饱满情愫与文化素养。类似这样的场景,也曾是我小时候看到过的,所以组照对我来说到处是“刺点”,的确是一首悲怆的乡土恋歌。这组作品,与陈胜华老师的关于老国企那组,构成了特定历史时期的两部史诗的姊妹篇,成为了一笔珍贵的影像文化遗产。三十多年来,中国经济之所以能如此高速地发展,重要的恰是因为这块土地上,生息着几万万这样的伟大农民!故乡梦渐行渐远,中国梦依旧在路上……今天,当我们在高楼上回望这样的土地,不免觉得脚下发飘,她叮咛我们一定要记住,我的的根基就在这里,哪怕有一天人类与嫦娥为邻。”

郭广林说:“所谓‘乡愁’不过是羁旅上一种思绪的归宿,它绝不是我们的目的地。我们都富于农民的基因,流着农民的血液,在现代化的过程中需要我们不得不克服自身的排异反应。而我们根深蒂固的小农意识却难以担当这样的功能。”

龙海波的《看朋友圈中的旅游摄影和自拍摄影》(http://longhaibo.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150#)文章分为两部分,其一当下旅游按快门的浮躁的确代替了旅游欣赏的乐趣,乃至于我看到了什么和我留下了什么的矛盾,难道一次旅游可供炫耀的资本就仅仅是那一摞旅游纪念照?“摄影,有时候成就了我们的记忆,有时候也毁掉了我们的记忆。”作者的慨叹式疑问,也同样道出了对当下泛滥的自拍照的反思。而我最近也深陷这样的疑惑,摄影还是原来的摄影吗?我们想在摄影上立足已经难上加难,“当被影像以飞一般的速度增长的时候,我们发现自己刚刚发上去的照片已经迅速被淹没。对于拍摄者来说,你的照片存活的时间有几秒?对于观看者来说,身未动,眼已熟,心却死。”

今年的平遥摄影节虽然结束多日,但是对其中的摄影展的咀嚼还依旧在延续,郭广林的《2015平遥影展观感(2)“影之当代”国外篇》(http://guoguanglin.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151#)文章从平遥这次的“影之当代”理念触发,梳理了部分国外摄影家的参展作品,开眼界的同时,我们不妨随着作者的理性分析评论来一番咀嚼和养分吸收。来自中国传媒大学2014级摄影系的杨文彬对平遥来自院校的摄影展进行毫不客气的批评,他的《山寨的影像景观——平遥摄影节院校展观感》(http://yangwenbin.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154#)作者一股脑的抛出了对这次院校摄影展的失望,“语言范式的浅显抄袭、泛滥成灾的私摄影、没有风景理论的“景大人小”图像、散发黄昏气息的老干部摄影、看似很纪实的民俗图像、文字凌驾于图像之上、对经典观念的生搬硬套······不管怎样,这些都是平遥摄影节中展示出来的实实在在的影像,是从摄影教育体制中生长出来的影像形态,一个缺少传承的、坠入到美学价值的虚空中的影像形态。”这里面我注意到有几个值得探讨的地方,那就是怎样一个泛滥成灾的私摄影,以及散发黄昏气息的老干部摄影?挺有意思的。

【分享】

谈及私摄影,自然会想到在摄影界两个耳熟能详的名字南-戈尔丁和荒木经惟,中国的有吗?恕我孤陋寡闻,至今对私摄影还抱有着不明晰的看法。这篇《私摄影论》(http://fen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146#)可是一部长篇了,这仅仅是探讨私摄影的一个开端,有我喜欢的日本评论家饭泽耕太郎。他的娓娓道来真有股清风徐来的舒服,可不是吗,“除了那些强行要求摄影师服从预先设定的拍摄条件而进行的摄影行为,只要是按照自己的意志自发地按下快门,就必定会将‘个人’相对于拍摄对象形成的某种‘架势’(包括无意识的姿态)投入到拍摄中,形成图像。”那么摄影师只若是我的存在、我的参与,那摄影就与“私摄影”脱不了干系,而读罢文章我承认自己的作品,无论是家人的还是拍摄于街头的,都确确实实是一种私摄影,只不过因为我自身认识的模糊,不愿意承认是私摄影。而且“私”这个字眼不那么好听。好了,今天关于私摄影的长篇大论出现了,我将跟进关注下去……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