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想听到对摄影各种不同的声音,那么就来到四月风影像文化的空间里吧。谁说,我们这里面就限定在纪实摄影了?影像文化自然包容多元、各种摄影创作形式,真希望看到更多探索式的摄影。

正在如火如荼举办的双年一届的丽水摄影节,四月风参与的两组摄影展引人注目。作为生活的摄影”四月风会员群展遭强烈围观(http://admin.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186#)我们看到这个展览占据在摄影节展位的显著位置,外墙上那大大的1号,说明了观众一走进摄影节第一眼便会注目到咱们四月风的72幅照片墙。在留影纪念的同时宣传了四月风以及其影像文化的理念。如果您觉得这个展览好看、好玩,那就免费注册一个四月风会员账号(即可开通个人博客),把您“作为生活的摄影”的精彩单幅作品发布到四月风个人博客。有机会,我们一起玩~

丽水摄影节另一四月风与希捷合作推出的展览,SSYPP希捷·四月风首届学员作品展开幕,独家赞助商希捷产品再度被关注(http://ssypp.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185#)由四月风主办,希捷独家赞助,新浪图片、人民摄影、数码摄影等支持的SSYPP希捷·四月风青年影像创作扶持计划首期学员作品展·丽水摄影节今日开幕,独家赞助商希捷产品继平遥国际摄影节后备受摄影人关注和追捧后,再度受到关注。

以上四月风两则最新报道均附有相关现场照片。

 

banner1.png
【组图】

沉潜一段时间的王枝善又浮出水面,那段时间他都在拍些什么?我们不妨围绕上周他带来的一组作品《围海造地 —“沉渔”》(http://wangzhisha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403#)来看,这组作品画面变化并不大,广阔的视角带给我们的并非一望无际的海洋,甚至我觉得这里面的大海更像一块块水泡子,四周被人造的景观包围。说到这里首先我们还是应该解决作者的“沉渔”观,据他说:“首选解释下关于标题《沉渔》的问题,我看过很多人把渔理解成鱼,虽少了三点水,但二者还是有本质的区别的。沉鱼是种现象也就是渔民无鱼可捕,而沉渔的背后是渔民,‘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无鱼可捕后渔民怎么办,到底是什么原因导到这种结果的呢?这是我拍这个《沉渔》专题的根本原因。”那么,作者的这个纪实专题2013年启动,已经历两年多时间,“《沉渔》专题是否还在拍?答案是肯定的,经过实地调研和拍摄基本构思大概有5个系列(纵向),目前基本思路比之前会更加清晰点也就是进入重要节点的纵向拍摄,但最终拿出来的还是横向思维的静态纪实摄影和动态结合的纪录片。纵向拍摄最终还是为横向拍摄服务的,纵向更多强调的是体验生活和调研实践。纪实摄影要沉下心来慢慢拍,绝对不能浮躁。”(王枝善)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能够拿出这部宏大的纪实巨制,似乎时间的重要性压倒一切。

刘会选的《超生游击队》(http://liuhuixua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409#)来自于一个超生家庭那些散养的孩子们的画面,原本快乐的童年却让我们这些观看的观众一点也不轻松。作者介绍:“我拍这些窑娃也是最近才刚刚开始,第一次去拍也是影友带去的 ,我每次去拍都要给孩子们带些食品等等,并和他们之间多一些交流,久之这些孩子的爸爸妈妈也就熟了。在第一次到达现场,这些窑工的生活环境和孩子生活的现状让我非常吃惊!他们都是一些从贵州远离家乡来到皖北打工,在皖北乡村砖窑厂很多,但由于窑厂的工作十分繁重,本地农民不愿意干,这样一来大量的贵州人就拖家带口的纷纷来到这里。”孩子还是单纯的、可爱的,他们怎么会知道成人世界的复杂和变通。康国生例举了这样一个对比:“八十年代末,听过一个计生专家的报告,其中有个调查结论是:越是发达地区,人口出生率越低;越是贫困地区,出生率反而越高。这里边有个生养成本问题。该报告列举了大量对比的事实认为,贫困群体多生孩子对于家庭来说是‘有利可图’的;而发达地区多生养孩子是‘赔钱’的。在今天这种高消费的社会背景下,‘过剩产能’导致的‘粗制乱造’,使得家庭‘转型升级’和‘走出去’变得越发艰难了。”

孙宏亮的《午睡》(http://sunhonglia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418#)这司空见惯的夏日街头午睡,或商贩、或流浪汉,但是能否有更深入的空间?很难。王树芳的《失地农民》(http://wangshufa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423#)作品呈现的失地农民在那巴掌大小残存的土地上收获的小小喜悦,可令人心酸的明年之后可能连这一小块地方也丧失殆尽了。

瞿凯伦的《董家渡》(http://qukailu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415#reply167349)试图对这组作品下结论都为时尚早。我明白了,我看清楚了?显然我首先感觉到的是作品里面的飘荡的那种情绪,就像那半空中悬挂着晾晒的裤子,带有作者强烈的个人符号。这一切又像极了人们在生命的两极之间彷徨、犹豫、挣扎的浮悬状态。

为这一组作品支招,寻求探索的意义吧。张泽远的《遮眼睛街拍》(http://zhangzeyua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408#)一种意见认为这组作品的表现手法依旧没有脱离老套的窠臼;与之相对应的另一意见指涉的不仅仅是一种意义。总而言之,还是希望作者再三斟酌,将这种形式表达的更充分、丰满。我觉得这样的观点不尽相同的评论带有四月风典型的风格,对作品发散性思维有利于摄影者的思考和再创作。

【单幅】

美国摄影师艾瑞克-皮克斯古尔创作了一组摄影作品《拿走它》作品令人耳目一新的地方是,每一张照片都是人们低头摆弄手机或平板电脑,所不同的是手机或平板电脑被作者“后期修掉”,这样照片中的人就是在盯着自己的手,或两手之间的空间,看上去多么奇怪和滑稽。有时我们感叹,成天拍着拿手机的人,而这么简单的创意,为什么我就没想到呢?也许这就是普通摄影者与摄影家、艺术家的区别所在吧。

我们的摄影人拍摄一张照片,背后都有着故事,听一听那些拍摄的过程也蛮有意思的。如陈胜华的《这厢有礼》(http://chenshenghua.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580#reply167402)作者讲述了这张照片的拍摄过程,还有一段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小插曲:“这张片子摄于万全县右城,即《光棍》微电影所在县。一个地域文化深与浅和经济状况一定相联系的,同时这一带还是古今的战场,军事的禁地也封闭了文化文明的发展,这个市改革开放的晚;讲一个故事:我九七年一次,到市内宣传部开会传达是两个英国人从北京打的到我市政府宾馆住下(晚十点多),立即被公安控制并与次日凌晨五点多送上回京的列车。哈哈……。我拍完这片子追上那大嫂问墙上宣传啥,她说不认字不知道,我无语~~。这几年都在搞旅游产业,发现问题多了,怎么治理,这种墙体画宣传也是一种教育手段吧,在本地区各县都要去做……据说是省市的精神。”

杨帆的《游行》(http://yangfa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574#)在国外家常便饭的游行人家已经见怪不怪了,这是最自由的表达,而与游行者擦肩而过漠不关心的也是自由的表达吧。安达的《玻璃墙》(http://anda.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583#reply167541)看上去画面不完整的切割有些突兀,但有腰间挂着的那只大水桶就足够了。那后面的摩天大楼让观众有一种悬空感,也许在城市生活的我们根本就不曾贴过地面?严建忠的《无题》(http://yanjianzho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588#)我觉得好的照片,往往让观众有更多的联想,不是限定,不是直面批判,而是引发更多观众的思考。这张照片,有太多值得咀嚼的地方。

康国生的《混合动力》(http://kangguoshe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584#reply167542)据作者自述拍摄经过:“有人说太阳底下没啥新鲜事儿。但驴拉电车对于我来说真是头次见到。当时快日落了,我骑车一抬头,起初是一愣神儿,赶紧拍了两幅,这是第一张,第二张有点侧背景了。 当时急着赶路,不然我会调头跟一段,找个更好的背景拍。照片的前影与背景(或者说人与环境)要素有‘共振’或‘拧吧’才好。”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摄影是一门遗憾的艺术。一瞬间错过就错过了,无法弥补,好在作者总算拍了下来,成就了画面的唯一性。

【文章】

徐冰(http://fen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156#)曾经写过一封《给年轻艺术家的信》,在纽约很多人喜欢,并被发表出来。他说:“我有时想,我有房子住,有工作室用,有饭吃,是用什么换来的呢?美术馆、收藏家愿意用高价买我的作品,他们买走的是什么呢?作品本身只是一堆材料,值那么多钱吗?是由于精工细作的技术吗?比我在制作上讲究的艺术家很多。其实,艺术最有价值的部分,源于那些有才能的艺术家对其所处时代的敏感,对当下文化及环境高出常人的认识,而且,对旧有的艺术从方法论上进行改造,并用“艺术的方式”提示出来。这是人类需要的,所以才构成了可出售的价值,才能形成交换链。所以说,好的艺术家是思想型的人,又是善于将思想转化为艺术语言的人。”

宋志鹏的《还在纠结摄影原作么?》(http://songzhipe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168#)我们现在的摄影基本上就直接发到网上,甚至连一张照片也不冲洗出来,说不定哪一次存储的设备坏了一切都付诸东流。照相机、手机每天产生的图像比猴子身上的毛发还多,你说原作有什么意思?作者拿出较真的精神,对摄影的原作来一番有趣的论述,还别说我真是久违了摄影和原作这一说。

梁振峰的《?》(http://liangzhenfe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177#)将摄影归结为一个?号就对了,不仅仅作者的文章,其实我在每一次拍摄的旅程都总有?号伴随左右。所以不要将摄影限定在一定范围,纪实也好,个性化也罢,还有我的无目的漫游等等,?号本身就带给我们摄影的魅力,所以不要沉迷摄影的有限性。

龙海波的《摄影,怎样的瞬间?》(http://longhaibo.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182#)摄影那一“咔嚓”的瞬间的确不那么复杂,但是这完成的动作背后却蕴藏着摄影者的心思。记得在胶片时代,我们还将胶卷视之为奢侈品时,为了物尽其用节省每一张胶片,摄影师常常绞尽脑汁怎样拍到最好。而在日本那个被称为“废片”之王的森山大道就没有对胶片的吝啬,他会乱拍,会往死里做。结果,这个“作死”的森山大道成了世界级的摄影大师,你说,摄影究竟怎样的瞬间?约翰·伯格说、斯图尔特·霍尔说、约翰-伯格说等一篇短文作者引用了那么些说道,将我们绕进了迷宫。还是最后的那句话最实在:“摄影那一瞬间是什么,取决于我们用它来做什么。”


【分享】

《鲁明军 / 形式-政治之外:抽象表现主义的主体机制与历史动因》(http://fen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179#)抽象的东西就一定是天马行空、漫无边际的吗?不是的,它的机制和历史动因还是有迹可循的。文章比较长,理论根基都建立在国外的一些著名的艺术史家、批评家等,慢慢品读需要一个逐渐消化吸收的时间,反正我是首先摘抄在笔记上的。在这里不妨分享文章结尾处的一段论述——

“不同于当年,今天全球化已经粉碎了一切集体运动的可能——当然我们也可以说全球化本身就是一个大集体,而演化为一个个原子式的‘主体’。随着艺术史的终结、艺术标准的丧失以及价值认同的分裂,无法指望集体地感知这个时代,更不可能集体地诉求一个新的艺术观念和标准。互联网一方面在制造平等,另一方面却又掩盖了更深的不平等,一方面它让信息和标准变得透明,另一方面它又常常混淆是非、扰乱标准,正是在这一特殊时期,莱杰所展开的抽象表现主义的主体性机制或许会带给我们一个新的反思和行动的契机。”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