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很多艺术家和摄影师,老觉得别人批评他是针对他个人的,这实在是太高看自己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批评家基本上与你无怨无仇,没有任何交集,作为个人来说无论怎么堕落愚昧批评家根本不关心,批评家只是对于一种严重的整体的营养不良和偏狭趣味感到忧心而已。 —— 宋志鹏

1447176339973037322_副本.png

 

2015丽水摄影节上,四月风群展《作为生活的影像》纪实摄影作品受到观众好评。康国生在一篇文章中(http://kangguoshe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189#reply167630)有感:“这种‘众筹式’展出,特色在于蜂窝状大面积取材,网格式萃取出了庸常生活的‘闪点’,如萤火、似繁星,映出了百姓日常的喜怒哀乐,人与人、人与环境以及文化交汇中的各种复杂关系,理想与现实的矛盾冲突等等,打通了读者自身体验与公众体验的维度路径以及(由读者参与的)再度创作空间。”其实,在四月风每日的组图和单幅里面这样“作为生活的影像”比比皆是,如本周有管夏铭的《母亲》(http://guanxiam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681#reply167857)、徐平的《乐在其中》(http://xup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667#)、李江的《农家夜话》(http://lijia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644#)等等

2015丽水摄影节获奖榜单出炉,四月风获得两项殊荣(http://ssypp.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192#)两年一度的丽水摄影节已于昨日闭幕,由四月风主办,希捷独家赞助,新浪图片、人民摄影报、数码摄影等媒体支持的SSYPP希捷·四月风青年影像创作扶持计划首期学员作品展,分别获得优秀策展人和优秀艺术家(张学波)荣誉。优秀策展人为我们四月风的CEO罗大卫先生。

郭广林为张学波的《通天塔》(http://ssypp.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175#)撰写的卷首语这样评价——
“通天塔”是一个外来词(概念)。它既是历史史实,也是宗教文本里的一个故事。对“通天塔”不同语境的叙述,各有其象征意义。而这组通过拍摄中国民居窗户,再经后期堆集成矩形塔状的作品,我认为除了前期拍摄与后期的工作量的重复繁琐外,其作品的创作构思体现了摄影师具有的眼界与深度。不需要高超的拍摄技术与技巧,也不需要多么精致的后期工作。但作品通过借用“通天塔”这一富于内涵的古老典故,再结合摄影师所采集的这些现实画面的社会背景。总让我感觉这件作品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效果。每个人、每天都会面对的场景,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习以为常。但通过摄影师的“构建”,矗立在此的这几座“通天塔”几乎不用解读,相信在每一位观看者的内心,都会产生意义非凡的联想。当然如果结合“通天塔”的原始语境与意义,再去理解眼前的“通天塔”,这组作品的意义会随着“塔身”而上升。这种构思、这种拍摄、这种操作、这种呈现,非常富于当代摄影的典型性!

【组图】

哦,11月初北方突如其来的第一场雪给我们带来兴奋,这场雪来的早些,而其猛烈程度又不免让人们啧啧称奇了,看陈胜华的《下雪了》(http://chenshenghua.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454#)作者自述:“张家口不下雪就不好玩了,京张联合申奧成功,老天真给面子第一场雪就打破了多少年的纪录,好哇,下吧,下吧……”石克为的《暖冬》(http://shikewei.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450#)一贯的老泡式京味调侃:“我爱你。北京的雪。我爱你。北京的涮肉”。沈曲的《2015年的第一场雪》(http://shenqu.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481#)这是记录今年东北的第一场雪。王路明也来凑凑热闹,他的《飞雪》(http://wanglum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617#)拍的是以前雪天情景,因为“通州下的是冻雨,找张以前的”不过我们依旧为此点赞。

徐平的《唐场风情》(http://xup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462#)组图系前面曾发文的《巴风蜀韵--唐场》。这一篇为其续集,图片做了后期转黑白处理。主打黑白照片没有文字解释的组图不知是否作者的一个实验?从我个人的看法,作者进行了某种取舍,在题材上取舍、在场景上取舍、在构建秩序对材料取舍——恰恰这些舍弃,是在色彩的诱惑之后,保留下来引人深入的部分。各位,不妨对比着作者一彩色,一黑白两组作品观看,这意外的欣喜和智性上的刺激说明,组图本身应该是一份意义重大的文献和一种颇具洞察力的声明。即简而言之,一种选择。

石克为的《北京大妈》(http://shikewei.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460#)大妈们的广场舞越玩越疯狂了,酷!性感!联合国女兵吗?孙领的《家》(http://sunl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461#)作品碎片般的撷取,给我带来一种家的疏离感,家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家,空旷、孤寂、不完整。彭年的《草跺上的村民正在学习十三五规划》(http://pengnia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473#)有意思的画面!越来越富裕的奔小康,他们站得高望得远,但是我想问他们究竟看见什么了吗?

【单幅】

我以前可能说过,摄影要敢于打破规则,而我们四月风的会员也一定还有更多有创意的摄影作品没有端上来,也许你们内心觉得端不上台面,所以不妨打破这样的规则禁忌。建立规则的同时代表了不自由。可能有些摄影因为追求自由带来某些非议,不要紧的,打开思路拓展视野有什么不好哦。而咱们国人习惯了用不自由换取建立规则的安全感。

辛万贺的《背影》(http://xinwanhe.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631#reply167626)看到标题你们是否回想起朱自清先生的那篇散文“背影”?此现实的背影寓意着深刻的社会变化——人口老龄化!李广庆的《装卸工》(http://liguangq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670#reply167757)装卸工这沉重的眼神望向何方?我似乎看到一尊劳工的雕像,只是他们两手空空。石克为的《霸道》(http://shikewei.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702#)“这样的场景很富于隐喻权力的无赖行为,中国很多把持公共资源的权力都是这般嘴脸!”(郭广林)

王路明的《买一送一》(http://wanglum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678#reply167852)商家招揽顾客的手段之一,不得白不得老百姓再赚点小便宜驱使,这样的热闹就看以后商家的品质喽。反正现在不少商家刚开业时热闹,过一段时间就门可罗雀了。今天像这样拍摄日常生活的平常画面比比皆是,看似平常的画面却透露着许多生活的味道,未来再过十年八年回头看看感触深几许?

【文章】

龙海波的《摄影,基于“他者”的权力观看》(http://longhaibo.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190#)文章从西方语境下的“他者”摄影入手直至摄影通过“他者”的影像确立自我,也许基于他者的承认才可能认识自身。“他者”的权力重压尤其反映在侵略性摄影方面,作者举了这样的例子“在不少地方,尤其是少数民族地区,摄影爱好者们践行着大师的教导,长枪短跑,围追堵截着拍摄对象,既不管人家在祈祷、饮食或工作,也不理别人的漠然、无奈甚至恼怒,只顾拍摄。”这或许就是强权的镜头。

从传统的照相机到数码相机再到今天普及的手机,摄影工具的不断变化给摄影者带来怎样的感受?姜林的《手机摄影大势所趋》(http://jianglin.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191#)文章提供了这样一则消息,“受到智能手机的冲击,相机行业今年整体的销售量都呈现出下跌趋势,而传统相机大厂尼康也不例外。”那么众说纷纭的摄影器材往往会让摄影者迷惑,到底什么样的器材才适合自己?以前,卡迪埃-布列松用莱卡相机,森山大道用傻瓜相机,乃至于没有固定的相机;疯子摄影家米罗斯洛夫•蒂奇自己组装一架破相机,专门拍各种女人,谁相信他手上的破烂玩意能照出影来?所以相机也好,手机也罢,看你的选择。还是老生常谈那句话:关键看照相机后面的那颗脑袋瓜子。谁取代谁不怕,我们总是有拍照的家伙在就行!

从平遥到丽水,咀嚼摄影节参展作品成了郭广林的一项任务。这不他又开始了郭氏吐槽《丽水摄影节之行——你有影像,我有慧眼》(http://guoguanglin.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199#)果真就是具有慧眼吗?那读者就不妨跟随着郭氏的步调阅读这篇图文并茂的文章如何,您一定会有不同的发现。我到很注意作者摘要的一段话:“相对于平遥影展的粗放,丽水摄影节的一些细节很人性,如水冲厕所一直保持得很干净,并且放置了熏香与洗手液。最最令人称道的是,大奖基本上是实至名归,不带水分。”

【分享】

一位艺术史与摄影史学理论研究的专家祖宇告诉我们《照片里的历史——摄影的文献性与其历史研究方法》(http://fen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196#)法国文化批评家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曾在其著作《明室》中指出:“拥有现代社会的19世纪制造了历史与摄影。”虽然今天我们看似面对着海量图片的大潮,但是摄影的历史重要地位依旧无法忽视。每一个摄影者需要明白,摄影本身就肩负着历史书写的重担。自摄影术发明以来,如此厚重的摄影历史记录,是任何文字也难以涵盖的,诚如作者的呼吁:“探讨以何种方法用摄影图像复原历史并书写这种‘被复原’的历史,以何种形式使摄影史参与建设中国当代艺术理论,如何探索一种有效的手段发掘、抢救、收集、记录、整纳、保护摄影资料,或将在未来对中国摄影及其历史的研究带来更多的有效可能。”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