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组图】

关于社会问题摄影拍摄上一定困难重重,经常的我们的摄影者仅仅揭开问题的一个小小的点,往往不能够在深入的进行下去。但是摄影人首先让更多的人看到社会问题的所在,对周遭生活举重若轻的把握力,作为一个楔子,还真需要摄影人继续的深入拍摄。这周夏树村的《丰收的困惑》(http://xiashucu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544#)丰收了难卖,欠收了也难。作者介绍,“山西临县大枣丰收销路难的问题,都上中央台了,省里也没有好办法,市县也没好招。许多枣农就靠枣子换点现金,如果枣子卖不出去的话,他们的日子将更难过。”施惠明的《公园里发生的事………》(http://shihuim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539#)关于老年人性问题的片子,那我们该怎样看待这类问题?

美国的摄影家克里斯-乔丹说:“作为一个艺术家,我也时常在问自己,自己的作品是否为这个世界做出了改变。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每个人都太渺小了,有一段时间我很好奇自己的作品究竟给世界带来了怎样的改变,而且我曾经认为如果我的作品不能给世界一些改变那么就不值得去做。但我的佛教徒朋友给了我一个启示,他说,你也许不可能知道你的作品给世界带来了什么改变,你唯一能知道的是,如果你不做这个项目的话,这个世界会有什么不同?”

朱伟章的《红红火火》(http://zhuweizha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546)作者搜集了在中国随处可见的红,“这一组影像很有想法。其实拍照,眼力和想法很重要。”(杨勇)郭立仁的《背负》(http://guolire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555)“社会位置决定了背负的内容。”(郭广林)沈曲的《侵彻》(http://shenqu.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557#reply168606)太肆无忌惮了!城市化推进太忘乎所以,城市还是以人为本,还宜居吗?今天我的疑惑越来越加重。

早就看到过孟加拉铁路的老旧和近乎玩命的旅程画面,这周施惠明的《无序的流动》(http://shihuim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575)组图流畅的摄影语言还是让我面对这样坐火车的场面张大了嘴,难以言说的震憾。想象那被挤得水泄不通的车厢,如果憋下一泼尿却只有自己尿裤子的分了。这样想一想,我们的春运场面简直是大巫见小巫了。以前当仁不让的抱怨中国的春运,而今高铁遍地,春运比以前顺畅许多,两相对比,我也对远在天津读书的女儿春运期间有许多趟次火车可选择而欣慰了。

刘景行的《深山区的那次记忆》(http://liujingx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554)虽说十年弹指一挥间,但不经意间你还是会发现许多东西消失了,就像作者的这组照片记录下的东西,十年后的今天再不会重现。“文化是一种定型的人类活动的相关信息,1964年《威尼斯宣言》把对文化遗址保护的观念甚至方法写得非常详细,但碰到了没文化、没文化追求的中国人,文化被革命,文化遗址被摧毁、被利益化······呜呼哀哉!”这勾起了郭广林如此一番感慨,也说出来我想说的。

【单幅】

管夏铭的《后台》(http://guanxiam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795#)如果没有说明,我们不知道表现了什么,但是据石克为说,按梨园的规矩“台口站着应是老者。叫把场子的。他精通全戏。谁错。谁该上场。全由他盯着。老规俱没有了……”陈胜华的《新产品生态蛋 》(http://chenshenghua.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799#reply168260)这些打着各种旗号的鸡蛋都怎么区别?我们这个地方还有卖牛奶蛋的。这么多眼花缭乱奇怪的蛋,我看就是扯王八蛋。徐平的《局里局外》(http://xup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804看的人比玩的人还津津有味。马驹的《过早》(http://maju.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807)武汉人把吃早餐称之为“过早”,早上见面都会问一句:过早了冒?我请你过早咧。哈哈。

审美经验解释了人类与世界的最深刻和最亲切的关系,比如北方冬季的大雪,总让人们留恋和浮想联翩,而今年进入冬季雪不仅来得早,而且来的异常猛烈,摄影人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探索人与自然的关系的机会。李海生的《2015年入冬第一场雪》(http://lihaishe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812)、《打雪仗》(http://lihaishe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817)、刘严的《大自然的汉堡包!》(http://liuya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815)、王志明的《在雪中》(http://wangzhim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816)、杨启立的《阴山雪牧》(http://yangqili.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834)、李江的《温暖》(http://lijia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843)等

赖剑平的《美味(手机)》(http://laijianp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788#)打眼看照片似乎与现代不合拍的气氛,那老人孤零零,“这是一幅吸引我的照片。最点睛处在‘被吸的杯子’和‘中式夹袄’(老人的表情我觉得倒是其次)。”(罗大卫)由于手机拍摄,又是转黑白处理,所以我们感兴趣的夹袄等处的细节表现没有呈现出来。


【文章】

王久良的《克里斯-乔丹与王久良对谈》(http://wangjiulia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218)这次对谈是建立在两位摄影师都是关注人类消费和垃圾生产对人类的影响的影像话题基础之上。很有意思克里斯的“中途”这个名称寓意丰富。“绝望是伪装的不耐烦。”只要我们在人生的旅途中,就要日复一日的继续前进。这次对谈有挺多话题带给我们启迪,甚至可以整段的摘录下来但是我还是在以后的咀嚼里慢慢消化和引用。这里,我更注意的是对谈的结尾处,克里斯对中国摄影者所提供建议,其实也是多年来的一个老话题——原创,“作为一个艺术家来讲,我每次做作品时都没有想过它是不是独一无二的,如果我从我的感受出发来做的话,它就是一个原创的作品,因为这个世界上你是独一无二的。这是我给在座的年轻艺术家的建议,做从自己感受出发的作品,只有这样你才能真正做到原创。”

宋志鹏的《带着图像学的意识去摄影》有一段时间没有看作者的微信公众号“艺术虱”,这里面都是作者原创的关于摄影艺术的理论,旁征博引,很受启发。这篇文章亦不例外,从一幅尼德兰画家杨·凡·艾克1434年所作的《阿尔诺芬尼夫妇像》油画入手,对作品解读的三个途径,第一个层面显而易见的画面中展现的场景;第二个层面的深入就需要一定的学识背景;文章主要强调的第三个层面“则要求超越作品本身,要对作品背后的看不见的意义进行阐释。”文章对我的摄影观看评论提供了借鉴意义,“我们不能仅限于理解摄影与现实的密切关系,也不能仅限于意识到摄影的隐喻作用,我们在把照片和现实联系起来的同时,我们更要追问照片所拍摄下的这个群体、这种现象、这种存在,跟更大的整体的文化和社会场域之间,是怎么样的一种关系?换句话说,我们不能只琢磨怎样用照片来记录和反映一种存在,不能只琢磨在这种摄影的概括和提炼中如何达到一种摄影语言的创新和个人风格的表达,我们更要思考的是这种引发你拍摄欲望的存在,是如何存在于我们的身边和社会现实中的?”所以,我们的理论和批评立足于历史语境、立足于文化整体的“机制分析”具有着重要性和说服力。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