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四月风,我只在这里独立的、自主的氛围中游弋。我没有忘记出发点就是在这里。哪也不去,每一周的四月风回顾我就是围绕这个圆心旋转。直言、真语,面对摄影作品提出我自己独立的见解。交流、让纪实让摄影告诉我更多这个时代的故事。

四月风原创文章有奖征集(http://admin.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235#)旨在促使摄影人思想、观念进一步升级,进而推动整个生态升级的“影像风云 激荡发声”—— 四月风原创文章有奖征集活动,将于12月3日正式启动。征集范围:关于摄影的一切评论文章。根据稿件质量,400-600元/篇,特别优秀的800元/篇。欢迎所有人赐稿。


normal144911650503335_副本.jpg


【组图】
我为什么喜欢看纪实摄影,究竟摄影都纪实了什么?我喜欢摄影家们对现实世界的拍摄,不虚构,不修饰,为了某一个事件与观众展开交流,给予评论。最近钱海峰的《绿皮火车》(http://tanghaowu.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579)这组纪实摄影因为在2015连州摄影大展上获奖而甚嚣尘上,好事者很愿意将这组作品和王福春的《火车上的中国人》进行了对比,当然了我们依旧犯了对比的浅层次错误,在报道、摆布用光等让人听了耳朵都起了茧子的老生常谈上打转,徐祎的《钱海峰PK王福春:一场牵强附会的对决》(http://xuyi1.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229)文章中指出:“他们各自是在完全不同的语境下来进行相似的工作的。但王福春给我们呈现的是那个时代充满迎接新生活乐观的“绿皮火车”,而钱海峰则是通过还是这样的绿皮火车,来告诉我们今天貌似光鲜背后的真实。更可贵的是,我们看到了钱海峰具有鲜明的批判立场。王福春的讴歌与钱海峰的批判,各自都是基于现实主义的立场,这才是我们应该分析和肯定的。所以根本不存在谁高谁低的问题。如果非牵强的把他们搓到一起来决一雌雄,不是非把郎静山和亚当斯弄到一起来掐架吗?”

孟繁羽的《惊蛰 INSECTS AWAKEN》(http://mengfanyu1.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584)打眼看去我还以为什么航天器的设计图形,没想到这些虫子被作者摆布“在这个属于后乐园的生命态复合世界里,图形与图像互相关联,相互撞击,将现实世界的‘图像片段’化合成一个个连续并独立的昆虫结构。”或许未来我们从这些虫子身上获得灵感飞上火星,或者更远的星球。“机器虫,有意思,但我想的更累,如将各虫子脾气秉性或每一支演化(举例)与实际建筑(地标性?或什么的)结合,那么除了博得眼球,更会因意味入心了”(王巍)这样的拓展思维还真有普遍性。作者自喻“影像探索者,视觉捕手,思维潜行者”我想脑洞大开的思维对一些因循守旧的纪实摄影师们未尝不是一个启发,再走到一个创作死胡同的时候,转一下身呗!

显然摄影人的差别还是明显的,牛安勇的《菜》(http://niuanyo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589)作者也不知道是哪根筋脱离了正常轨迹,对着我们日常天天接触的蔬菜一通“扫射”,说实在的拍下它们易如反掌,但是带给观众的仅仅是这些不够的,除了表面化,我们还能不能够看到现实的更多层面?这是我在阅读了孟繁羽的《惊蛰 INSECTS AWAKEN》之后看到这组作品联想到的,这样的对比或许简单了些,也不要放在心上哦!

陈韶华的《老酒坊》(http://chenshaohua.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615)画面的形式感很强烈,富于一种精雕细琢的美,组图拍摄于婺源清华婺酒厂,清华婺是江西名酒,被评为中华老字号。刘其盛的《时光色》(http://liuqishe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626)时隔半年作者的视觉日记形式的“时光色”又冒了出来,我还以为她不坚持了。谢人德《拆了,盖了》(http://xierende.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623)拆了、盖了;盖了、拆了……如此反复,我们城市还要被折腾成什么样子?


normal144888963222835_副本.jpg


【单幅】

雾霾中没有谁能够独善其身,中国人的忍耐力在一波又一波的雾霾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反正我吸进的毒,你也在吸进,我们大家谁也别捡便宜。在影像的世界里最多的内容我觉得就是反映物霾方面的,我们四月风亦不例外,朱伟章的《“天之蓝”》(http://zhuweizha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856)、罗大卫的《同一地点,不同时间》(http://luodawei.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863)、于向军的《雾霾中行的北京》(http://yuxiangju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860)、王路明的《昨日之雾霾》(http://wanglum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871)写过《喧哗与骚动》的福克纳说:“我深信人不仅仅是忍耐,他将得胜。人的不朽,不是因为他在万物中唯一具有永不耗竭的声音,而是因为他有灵魂——那使人类能同情、能牺牲、能忍耐的灵魂。”人啊,振作起来吧!相互关心和帮助吧!

李江的《执行公务》(http://lijia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881)看标题引起我的好奇,执行什么公务?原来又是制服惹的“祸”。不知道身着制服擦皮鞋特殊性,我们担心他会不会给擦皮鞋的钱,他是不是作威作福?一连串的疑问折射对公权力的不信服。“画面的指涉是极其明显的。背后又有怎样的真相?”(郭广林)也许作者拍下这张照片,也想到了背后真相的追问。我想说,如果这个警察着便装擦皮鞋,还会被拍下来吗?或许人家比咱们坦然。难道穿制服就不能够擦皮鞋?

张玉祥的《有求必硬》(http://zhangyu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884#reply168719)“电线杆常见的说辞如今大胆转移到药店窗户上,“十全大补”样样都有,把个男女严严实实地包围起来,补这补那的,就是缺少补精神的!”(郭立仁)。项新平的《民工之家》(http://xiangxinp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887)生活的艰辛却磨灭不了家人的幸福抱团,有爱,有家就有希望!徐林峰的《民间拔牙》(http://xulinfe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888)作品突出表现在被拔牙者的瞬间表情。

杨栋甫的《小巷子的梦》(http://yangdongfu.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898)作品一静一动的对比中,我恰如看到了自己人生的选择,青年时代的对理想的浪漫追求,而今知天命之年归于好静的简朴。


normal144896280899415_副本.jpg


【文章】

虽然麦克卢汉所谓的“媒介即讯息”颇有道理,虽然近几年的移动互联网以摧古拉朽之势令传统摄影纸媒倒闭无数,但是,无论什么媒介什么平台什么终端什么形式,优秀的原创内容和有思想见地的摄影理论批评文章,始终是我们理解,借鉴,质疑,批评,提升摄影认知的核心,语言不是传达思想的工具,语言和话语本身就是思想,语言和话语本身就一刻不停地形塑着我们的思想,而文章无疑就是语言和话语最精确严谨的表达方式之一,然而在纸媒时代,这种原创的文章却始终难以得到应有的有效传播和应有的回报尊重,在平台和媒介泛滥成灾的当下,是到了以原创内容鹤立鸡群的时候了。(宋志鹏)

吴晓凌的《摄影的戏,为什么让路人甲抢去:我想和薇薇安聊聊》(http://wuxiaoli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224)好长的文章名称。想不提及是否摄影的功成名就被谁抢了去,看看我们自身努力的够吗?方向正确吗?薇薇安有“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巧合,九泉之下的她不知道后人会如此的崇拜,真是诚惶诚恐了。“薇薇安若知道在中国遭到如此规模化的大众式评价,一定晕倒。庸俗文化的贴标签方式,不但害了被贴人,更是害了贴者自己。因为思维的简单化会进一步懒惰,直至弱智。同样,思维的庸俗化,则一定导致整体文化的堕落。”(鲍昆)

王巍的《走过戴安》(http://wangwei.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230)戴安.阿勃斯这个极具争议的摄影家,今天她的魅力依旧不减。她镜头中的畸形人、易装癖、瘾君子、流浪汉……诚如她自己认为的,“怪人有一种特质,就像一个神话故事里的人物,拦在你面前,让你回答一个谜语。……大多数人都在‘恐惧未来会有什么创伤’的担心中生活,而怪人天生就带着创伤,他们已经通过了生命的考验。所以他们是贵族。”我们在审丑的过程中,是否认识到自身的丑和恶?不美就是不美,何必要粉饰。这一点戴安的真实告诉我们“摄影、尤其是纪实摄影继续向前、向着更多元化的方向发展……”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