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四月风的足迹更加认证了作为一个影像文化的网站,它始终围绕着摄影拓展。四月风做过什么?(http://admin.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520#)这里面汇集了四月风主办、参与的各种活动还有一些会员在四月风的引荐下被国内外各种媒体刊登的作品。记得四月风2013年5月开通微信之后,我还在里面兼职了两个月时间,忙得不亦说乎,的确学到了不少东西。

摄影理论的苍白已经不是一年两年的,而是十几年,几十年的积压。今天的摄影大潮中摄影理论家们依旧没有什么信心满满,大概都是在临时抱佛脚吧。四月风坚守的这份了理论园地,也是如履薄冰。还好,它在一点一滴的做着。 四月风原创文章有奖征集(http://admin.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235#)我们当然不是看在那个奖金上,而是关注这样的活动给摄影理论、摄影批评带来一股怎样的清新气候影响。


normal144958990492182_副本.jpg


【组图】
四月风的评论有着它直言的特色,无论你是多么高水平的摄影师,在这里一切以作品说话。就拿陈韶华的《东北人》来说,四月风摄影编辑石超峰直言作为一个有造诣的摄影师,对于这样的题材可以有一个积累的过程,而不是这样草草的传上来几张照片就完事大吉的。在我写这段话的时候,作者已经将这组照片删除了。另一组牛安勇 的《村前有条河》(http://niuanyo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659#reply168939)看似平静的一段河,里面蕴藏着复杂的元素,作者自述“为了拍些《最美中国水》的片子,才慕名前往这个村庄。因为听说这里是一个很朴实,并且保留了很多传统的生产、生活方式的渔村。我之前把它想象成世外桃源,可是当看到它的时候真的失望极了。这个村庄,最宽的地方也只有三排房,可沿河的长度却有五里多。这足以说明这是一条当地村民赖以生存的生命之河吧?当然,由于历史原因,运河改道,把这段河道荒废了。否则它也许依然是那个红红火火的运河码头。于是乎看来把这里造成这这副模样,似乎就有了足够的理由。如今当地村民正急切的盼望着以政府之力加以治理、改造,他们也希望自己的家园能变成一个公园、一个景点,一个游客络绎不绝,能让他们财源滚滚的地方......”我想问,作者讲述的这些都拍下来了吗?显然如果他不说我们很难在画面中读到。

位治峰的《好天气》(http://weizhife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646)组图拿好天气来眼馋我们,可是整组作品色调不统一,彩色、黑白杂糅看上去也不尽然是好天气的舒爽心情。周晓宁的《忙忙碌碌一辈子》(http://zhouxiaon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648)和上一组作品一样的毛病,黑白彩色、横、竖画幅,作者摄影不也是在忙忙碌碌胡子眉毛一把抓中度过?羽盐的《我的重庆》(http://yuya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650)是一幅幅作者内心城堡的故事,随着他的镜头我们看到的不是现实的重庆。姜林的《拆迁中的十八梯(3)》(http://jiangli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656)这才是现实的重庆。

曾几何时对这样晒出自己获奖证书的摄影人投去不屑的目光,显摆什么?其实内心里羡慕嫉妒的复杂纠结,也往往不能够正确认识别人的成绩。彭年的《留守儿童读书声》(http://pengnia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639)获奖了,我不知道在全国无数个摄影比赛中,这份证书的分量有多大。摄影作品的瞬间也够精彩,但是我却依旧看不出来留守儿童内心的渴望是什么。想想当年谢海龙的“希望工程”,今天我也在呼唤能够拍一组有影响的留守儿童的纪实摄影,来唤起我们对下一代关爱,不仅是学习上的,还有亲情上的。


normal144980716917684_副本.jpg


【单幅】

柯敏的《2015伊朗首都国际机场》(http://kemi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905)这画面让我想到曾经我们小时候在街头围观外国人,金发碧眼充满了像看外星人的好奇。今天,在伊朗他们也这样看中国人?刘月明的《乡间游戏》(http://liuyuem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919)跳皮筋好怀旧的画面,美中不足的是那个抻皮筋的孩子动作不是最佳。牛安勇的《上学》(http://niuanyo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920)体现了父爱如山,但是前面红布实在碍眼。

摄影正在他自身历史的十字路口上徘徊,新的篇章正被书写,摄影的境况日新月异。适逢其时,我们不要顾左右而言他,坚定自己的摄影前进与发展方向,否则很容易衰败和消亡。

牛安勇的《卖粮》(http://niuanyo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938)“场景不错,感觉瞬间抓的不太好?如果等两个过称的人有动作时再按快门,可能就好了。”(石超峰)赵勇的《倒》(http://zhaoyo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940)这小子嘴里叼着烟锻炼倒立,牛X呀。

项新平的《家穷志不短》(http://xiangxinp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918)在上个星期那张照片《民工之家》,眼下这张也是摄制这个民工家庭,主角换成了两个孩子。郭广林对作品标题提出了看法,“不喜欢《家穷志不短》这样的题目。看西方的画册发现,往往喜欢给照片客观陈述式的题目。看看中国的照片尤其各类参赛的影像特别喜欢给作品一个文学修辞或主观判断式的题目。解海龙的《磨盘小学》应该是‘碾盘小学’在罗森布拉姆的《世界摄影史》中就叫《整个学校 山西省神峪沟乡》。”也是我们在给照片起个好名字也并不容易。

这周有两幅作品都是呈现持手机拍照的画面。李江的《回故乡》(http://lijia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939)王志明的《这里有他的汗水》(http://wangzhim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7941)很显然前者的广阔视角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久别回乡者对着老屋拍照,而且拍照者脖子发福的赘肉暗示了更多的内容。后者使用长焦,压缩了景深,我们只看到一个民工模样的人持手机拍照,拍什么不知道,很显然这样的画面包含的内容太少,勾不起观众的感触,这就是内容的丰富与平淡的区别。


1449758610675089125_副本.jpg


【文章】

魏民的《中国当代话语VS西方当代艺术》(http://weimin.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249)一文引发了近一段时间少有的热烈讨论。"看了黄土高原张喜民五老哥和谭维维引吭高歌一曲华阴老腔,震撼!"我在看了这段视频之后也被热闹的场面一时间激发兴奋之情,但我不知道这是传统的或者是当代的。也许拿谭维维遍布全身的纹身来说,她的叛逆怎么会回归传统?当然本土的华阴老腔肯定不是这样的,谭维维来料加工的富丽堂皇,打眼看上去比较新鲜,但距离当代艺术还差得远了。就像陈佳莉说的中国功夫电影在西方大行其道的实例,其实只不过是如在实验室里土洋结合融合更多的元素推出来的视觉刺激。我们看到评论中分成赞和不赞的两个阵营交锋,这的确是一件好事,他开拓了我们的思维维度,进而使我想到咱们本土的这些濒临失传的传统艺术形式怎样原汁原味的呈现,而让大众接受?你要知道包装和整容是一样的,看上去美丽,但绝对不会长久的。

陽莯的《让摄影成为艺术,又或,摄影只能是摄影?》(http://yangmu.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248)摄影成为艺术,文章中列举的那些二十世纪的艺术家托马斯·迪曼德、杰夫· 沃尔、安德烈亚斯·古斯基等纷纷把相机作为他们的创作工具,摄影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呈现的概念,精心构建、更为复杂的幕后故事,才使得观众或者评论家们饶有兴味的咀嚼。摄影只是摄影,那些坚守本体说,坚持“观察与记录”摄影模式的摄影师,由于有一定标准量化,拍摄过程太过于本分,所以很难用语言漫天海北的表述。从上面的来看,摄影好像处在一个拉锯的状态,当然若要使摄影更艺术些就要做好从概念、隐晦到世俗、到实用主义等方面去产生意义。我这个人大概属于没什么主见的,我一方面希望摄影成为艺术,一方面还抱守着摄影只是摄影的本体论,我在这两个方面都要尽可能地探索,这篇文章就像一个楔子。

鲍昆的《民族与影像·历史和现实》(http://baokun.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255)文章从一本融合20位不同民族的摄影师作品的画册《故乡的路》展开,是一篇读后感。“这本画册的特点就是它非常的平和与真实,没有以前我们看所谓的带引号的‘少数民族摄影’的那种风格样式。”时代终于还原了它本来的面目,放下宏大的政治宣传叙事的框架,我们的“少数民族摄影”本色究竟怎样?“《故乡的路》对于反映民族文化的摄影来说,可以说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文本。”这种里程碑开拓了摄影师能够不在外部压力,或者政治氛围的影响下,客观的创作反应自身本民族的影像文本。

文章中除了理论方面的探讨,我还在每周阅读到很多来自生活方面的图文,如杨勇的《扎根 ——乡下生活札记》(http://yangyong1.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252)此篇是创作谈。作者自述,2010年集中乡下生活三个半月,主要是写作任务,在那个我从小生活的地方,写作很是顺利,根在那里。而作者一边写作一边拍照,图片呈现的乡土气息十分浓郁。老房子,对了那个老邻居的房子内景很有特色,炉灶和火炕连成一体,具有显著的朝鲜民居特色。


1449449411349032170_副本.jpg


【分享】

左春和《民间的观念之争》(http://fen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244)文章使我们这些民间自由主义的思想在相互之间无序的攻诿中,得到一次理性的疏导。“这里所指的观念之争主要限于自由主义的内部分歧,并不涉及其它的路线主张,这是由于自由主义在当下的作用和对未来的意义,尽管这种观念之争出于多种流派和体系,但在总体上具有一些共同的重要特征。也就是具有一种特定的、独具现代性的关于人与社会的概念,它是主张个人主义的,并且倡导社会的平等,在限制政府权力的同时要求政府的责任伦理,同时承认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的改造可以适应人对自由与权利的要求。”与此同时我们看到施林·奈沙一个伊朗女人《关于穆斯林女性的自由之路 你一定要看她的作品》(http://fen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243)她拍电影《没有男人的女人》、她创作的系列作品《真主的女人》……有人说她是政治艺术家,我却看到一个伊朗女人骨子里的自由精神,或许她们的这种精神也是伊朗一次次革命的重要推动力量。奈沙说,“她们都看上去很压抑、很顺从,但其实内心却非常叛逆,热衷于表达。”今天的伊朗女性更多的走出禁忌,“她们简直就是在翻天,打破了所有的禁忌,坚持对抗政府,喜欢化妆、涂指甲油,她们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压迫。” 施林说。“伊朗已经有女性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有的成为宇航员。如果有一天中东女性的社会地位和成就超过了西方,我一点也不会惊讶。”从伊朗女性身上我们看看自己已经变得什么样子了?和谐和美梦让我们得以徜徉在舒适的摇篮,思想似乎是多余的了。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