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本周宋志鹏的《《如何理解“重口味”图像》;郭广林的《妈敉》裸体是一种确认;杨勇的《后“景象社会”(组图)》等图文引来热议,我们在阅读之后也不妨关注一下评论,得到一些基本的论断。这些东西对你们的摄影都或多或少有所帮助。当下摄影器材不是主要的,视野和思考则是必须的修炼!

1451183214836099464_副本.jpg


“当爱召唤你时,跟随他”借用纪伯伦的《论爱》来表达一个如山一般的老摄影家离我们而去的依依不舍。就在2015年最后一个月的20日。他拍了一辈子的黄山,最终91岁高龄再次回到这座山的怀抱时,毅然决然的选择永远依附在这座山巅上黄山——陈勃——黄山。我们首先读一读鲍昆的缅怀文章《陈勃是山》(http://baokun.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294)作者详尽回忆了与陈勃老摄影家的交往点滴,以及老摄影家平易近人的性格,摄影历程等等。“听陪同他去的朋友讲,这次去黄山恰恰是老人家自己要求的。我听后愕然。难道冥冥之中,陈老和黄山有一个约定?据说,他是在黄山的缆车上离开我们的,那一刻,他一定可以看见山峰、云霞和大地,那是一个巨大的怀抱……。陈勃,是属于黄山的。真好!”图片我们不妨再回看郭广林的《沉痛悼念陈勃老先生》(http://guoguangli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721)、《陈老走好》(http://guoguangli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8110)。


normal145165234618714_副本.jpg


【组图】

我们周遭的生活总是鲜活多彩的,中国摄影人有拍之不尽的题材就这样近在咫尺的等待你的发现,希望你们保持摄影人持续的拍摄渴望。在四月风摄影人的肩上我会时常感到一只无形的引导着的手。谢人德的《元旦》(http://xierende.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812)、杨郑生的《2016元旦,中度污染》(http://yangzhengshe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813)阴如林 的《祈福新年》(http://yinruli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814)新年的大幕已经拉开,四月风摄影人们祝你们在新的一年在摄影的感受力上日趋深化、精微。

陈胜华的《“我靠企业生存”》(http://chenshenghua.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797#reply169642)是一组关于企业年底的场景写照,不是热火朝人天工作场面,而是述不尽的落寞、萧条。郭广林指出:“中国以往的大型国企根本就没有培养出一个真正训练有素的工业化产业群体,尤其49年后建设起来的国企,那是在阶级斗争中孕育的畸形胎儿。使得当今中国制造业只能停留在一个粗制滥造的水平上。”康国生也认为:“当下,对于众多“僵尸企业”,若执行破产制度,会面临着大批失业者,从而影响稳定;若连续输血,也更是问题……”针对这样一个复杂的现状,作者拿出的9张作品显然势单力薄,我从个人来看也还没过瘾呢。

有三种人,第一种人自以为是神,喜欢从一团麻的现实中捕捉或者建立秩序和逻辑,一不小心就会用力过猛。第二种人总是喜欢批判别人,批判完前者之后,建立自己的秩序,然后开始大力宣扬。第三种人,盲从前两者而不知所以然。有意思的是,很多人会在这三个角色里面来回转换,直到自己死去。

龙海波的《“瞎”说》(http://longhaibo.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799)“这么多眨眼的瞬间还真是难以定格。本组图片,以众多话筒前‘闭眼’发言的符号,作为纪实摄影的艺术性指涉(嘲弄某些脱离客观现实或理性的宏论)无可厚非,但需要在注释中阐明的是针对那些伪学术、位专家而言,免得被误读做一网打尽专业学者的科学论述。”(康国生)


孟繁羽的《归途》(http://mengfanyu1.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817#reply169757作者善于走另类的摄影创作,你说这组作品算不算摄影?这些照片被作者故意埋藏于泥土之中,随着时间的推移,泥土的浸湿演变成了今天呈现在观众面前的样子。杉本博司说过:“时间,有着压迫、不赦免任何人的腐蚀力量,以及将所有事务归还土地的意志。能够耐受这些而留存下来的形与色,才是真正的美丽。所以,世上所有被创造出的事物,将从弱小者开始,依序一一接受时间的刑罚。”之所以探索性质的摄影耐人咀嚼,它并非是非分明的叫观众辨别善恶,而是勾住你灵魂深处的善恶观,来一场自我的洗礼。


normal14514736093093_副本.jpg


【单幅】
阴如林的《年轻妈妈》(http://yinruli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8117#reply169601)瞬间精彩的一幅片子,但是仅此而已结束了吗?从文字解读中了解,年轻妈妈只有16岁,这样的题材仅仅一张照片显然不够,若没有文字解读“还以为是姐弟或阿姨带孩子呢”(康国生)咱们四月风设立的组图和单幅目的,前者要求摄影者持续的、完整的以多张照片组合在一块讲诉故事,单幅的照片更注重短兵相接形式的冲击力,一幅片子就能够切中主题完成表达。现在情况,也曾如郭广林说的,很多组图里面的片子用单幅形式发表会很精彩,反之像上面这张照片,形成一个完整的组图形式就会引发持续关注的力量。

陈建政 的《小城故事》(http://chenjianzhe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8123#reply169604)作品反映小生意人雨中服务的周到,而且片子里呈现的瓢泼大雨挺给力的。杨郑生的《黄河岸边植树人》(http://yangzhengshe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8136#reply169629)咱们就是平平常常的摄影人,坚守在自己的那块地域拍好自己的作品吧。看别人干嘛?你的这幅作品可能做了虚化处理吧,但我还是看到了解开束缚的自由畅快,可是能够做到这些的人太少太少。李蔚的《锁》(http://liwei1.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8167)这个破自行车锁在轿车轱辘上是恶搞吗?百思不得其解。杨勇的《女建筑工》(http://yangyong1.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8166#reply169733)我看见的是这个框和两边裸露的钢筋,联系到女性的身份得到更深层次的思考。建筑工到不那么重要了。

林少宁的《祝福在“夹缝里”生活的人们新年快乐!》(http://linshaon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8165)这是我听到的比较别致的新年祝福,作者关注的是这样一群挣扎生活的小人物的瞬间。在戏剧中真想永远是模糊的,但是在纪实摄影中我会看到比较真实的一面,“整个画面把底层人忙忙碌碌的场面记录得很鲜活。画面的拥挤紧张感与小贩们近乎麻木的表情的对比性使观看者产生了一种茫然。画面上有六个头,反光镜里那个头的角色很精彩。”(郭广林)

面对真相的态度,是一个立志于纪实摄影的摄影师的试金石,不要人为地改变,不要主观的任意取舍,认清真想是纪实摄影师的责任,也是我们所有人的重大责任。


1451489947659081606_副本.jpg


【文章】

龙海波的《关于“能指”与“所指”的一张图》(http://longhaibo.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295)作者将索绪尔的符号学和罗兰-巴特的符号学归纳总结形成一张图表,这样将大段的文字描述化作图表形式来看更直观,更易于理解。我将这张图表又一次手抄在笔记本上,就像欣赏一幅画,慢慢的消化。“为什么把被拍摄的称作能指,把照片称作所指,这张图简单明了。只有按着这样的逻辑去分析,其中的意义才能更多地释放出来;我们也就越能接近事物的本质。”(郭广林)

宋志鹏的《如何理解“重口味”图像》(http://songzhipe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304#reply169716)文章将那些邪恶的、黑暗的、恐怖的、恶心的、丑陋的、疯狂的……“重口味”画作或摄影产生机制端上了两位世界学术大咖弗洛伊德和雅克·拉康。前者的“力比多”(libido),后者的“实在界”,单就这样的名词预示着文章的理论深度很容易会让我们发蒙。读后,我发现自己心里也有着某种“重口味”的倾向,(以前拍过大便)是什么样的推动力驱使着我会对眼前的大便兴趣盎然,美不胜收的欣赏?也许追溯我童年遭遇的不幸的暗示?一种与生俱来的对性欲的渴望和恐莫名的恐惧交相辉映,在我身体里驱之不散,“在我们每个人深夜的梦境中,在我们那些罹患精神和心理疾病的同胞们的症状和语言中,在一些最勇敢和先锋的现当代艺术品中,我们还是会时不时瞥见和遭遇到那个已然失落、但早已铭刻在我们身体和心灵深处的邪恶的实在界的面庞,它是那么恐怖那么难以摆脱,就像致命的诱饵一样,散发着邪恶而巨大的魅力,引诱着我们去鼓足勇气,撕破我们每个人在日常生活中自以为“理性而统一”的自我幻象,一刻不停地召唤着我们对实在界的回归,逼迫着我们去直面人性中最深沉的混乱与邪恶,直到某一天,我们每一个人行将死去,化为尘土。”

郭广林的《妈敉》裸体是一种确认(http://guoguanglin.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303
韩国摄影师李松熙以自己和患癌症手术后母亲的裸体来探索一种自身的生命过程。“作品也似乎提出了这样一个古老的问题:我是谁呢?答案显然地:我是大自然这位母亲之子。我活着只是一个存在着的过程,必须要面对现实,珍惜当下拥有的一切。”(康国生)


杨勇的《后“景象社会”(组图)》(http://yangyong1.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305咦,一幅又一幅画面形成一种滚动的推进力,再这样一个近乎荒唐、直白甚至赤裸裸的物欲崇拜时代,谁又不是商品呢?我们的文化被各种物质成就掩盖,精神的和理想的空间愈加的狭小。“这组作品,取材非常贴近生活。通过对那些熟视无睹的,已经自然“异轨”了的景观、生活符号的归类和凝视,生成了对景观社会“魔术揭秘”的艺术效果。”(康国生);“商品社会,信息无处不在,有生成就有破败,以致残留中形成独特“社会景观”,这些景观也透露出社会的某些焦虑。摄影就是这么的去表达当下。”(徐林峰);“一直说,创作纪实摄影就从你身边最熟悉的事着手。杨勇这组作品就极其典型,把平常人视而不见的场景进行综合性的视觉总结,形成了对当下社会状态的一个认知。”(郭广林)


1451484073728067869_副本.jpg


【分享】

《荷兰摄影师:对中国的“拆”感到伤心》(http://fen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289#reply169628)老外眼中看到的是当下中国城市的现状,发生着许多莫名其妙的变化和莫名其妙的建筑。例如,鸟巢类似于庞大的形象工程,没有权利,没有自上而下的影像力,没有钱是无论如何也盖不起来的,除了装门面这一切和老百姓有什么关系呢?说到中国的“拆”真是一言难尽,拆与不拆,强拆与抗拆,就像一场对比悬殊的战争,一方是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一方是有钱有权由政府背景的少数人。我坚持认为,中国的大拆大建,将整个城市的历史文脉硬生生切断,再去建造毫无特色的高楼大厦群,就像淋漓的墓碑,看上去瘆的慌。像我居住的小城,你再也找不到一条几十年以上的老街、老建筑了。拜拜,我的城市,它再也不是我的故乡,它不配再做我的故乡!


banner1_副本.png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