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一周看点:本周走近两位四月风摄影人曾进和田鹏;刘富东《乌托邦-异托帮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简评》;戴惠荣 《摄影,命定的修行——写给薇薇安-迈尔》;【分享】《帅好 / 废话连篇——答黄专“重要的是艺术”》……



【作品】



认识曾进(http://zengjin.blog.siyuefeng.com/)的摄影作品是从两大主题留住深刻印象的,一个是“平民系列”;一个是“贫民系列”。尤其他的《贫民系列——困境中的女孩李玉圣》(http://zengji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2450)反映一个生在特殊贫困家庭女孩生活学习的方方面面,作品无论是散淡的色彩还是每一个细节,都讲述着属于贫困女孩家庭、学习的视觉故事。在和作者交流中,我要来了他镜头中贫困家庭的地址,在此公布,李玉圣家的地址:广西容县自良镇思旺村。作者在拍摄创作感言中如是说“平时常下乡,贫困家庭没少看到,只是这次比较特殊一些以致于回来时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一个现实是在面对最底层的贫困时我们往往看到的是媒体的缺位,基础组织工作的缺位,似乎他们都非常乐意这些事让别人来做,长此以往怎么得了。纪实拍摄在当下要拍的太多太多,很多话不方便说也不想说了,个人的力量太有限,无法为许多需要帮助的人去呐喊呼吁,镜头的力量面对那些非常严重的现实问题显得那么渺小,在那些现场要了解要思考的事不少,于是什么艺术再现,什么镜头张力统统让位,做为一种档案来记录吧。”《贫民系列---智障儿童钟长开的境遇》(http://zengji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2656)钟长开的地址:广西兴业县小平山镇金华村。作品中老人是善良的。但现实是贫穷的家境收养一个智障孩子怎样负担得起?从中可以看出当地政府的不作为,村干部还竟然以孩子做筹码领取低保金,你说这是什么逻辑?政府的儿童福利院是干什么的?雄辩的批判话语、强烈的道德感、和犀利的洞察力,都不足以为他们带来些什么改变,习近平引用古人议政的话,““治政之要在于安民,安民之道在于察其疾苦。”、“以百姓之心为心”可是落实到具体的地方政府层面我们真就做到了吗?

与曾进交流过程中获悉:“‘贫民系列’一是因为我对他们的生活比较熟悉,二我相信一句话‘纪实摄影要把镜头对准最低层的人’,我们无需对那些过着美好生活的人锦上添花,而应该雪中送炭,我相信通过众多摄影师的影像呼吁能让社会更多的关注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人,也许这就是我们能提供的力所能及的帮助了,我认为摄影师不能解决问题但应该提出问题才是纪实摄影的意义所在。”“‘贫民系列’是我一直关注的某些社会问题,不拍他们我真的不知道该拍什么了,因为我习惯了和他们的交流,也习惯了去了解他们,我会一直坚持拍下去”

刘景行的《人众化城管》(http://liujingx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2566)我们不知道小商户怎样影响了市容市貌,但对于1:11的兴师动众还是感触良多,由此想来不仅人众化城管,人众化警察,人众化意识形态……常常我们被包围、被裹挟在其中不知所措,这使我我想到了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中里瑞德的话:“听我说,朋友,希望是件危险的事。希望能够叫人发疯。这些高墙还真有点意思,一开始你恨它,然后你对他就习惯了。等相当的时间过去后,你还会依赖它”

徐平的《安乐小窝 》(http://xup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2627)看上去令人忍俊不止的幽默画面,似乎将人生一并打包了事寓意,这不是我作为评论者先入为主的偏见,作者悄然拍下的瞬间使得我们得以重新思考用摄影机能的本质论来打开一个更细密的社会空间。正如李景行在作者的另一幅作品《刮蹭》(http://xup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2598#reply182522)的评论所言:“纪实拍摄的技术核心,就是要‘见微知著’。”

康国生的《#青春#老青年的热吻》(http://kangguoshe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2557)作品的画面容易有两个对立的面向,其一就是老年人追求浪漫的时尚片段;其二两个老不正经,民间有个很龌龊的词汇“破鞋”,请问你面相哪一方面?我更看好的是作品传达的积极面向,对老年人浪漫的追求应该给与更多的支持,因为他们的浪漫的确来得太不容易,甚至在饱含非议之声中艰难前行。记得电影《房间》里外婆说的那句话:“没有人可以独自坚强,是我们每个人使彼此变得更坚强。”

“喜欢听 ,看非己的表述同时,寻求自己内心答案。摄影给了我一个这样的过程,与感受。”这段来自于田 鹏(http://tianpeng.blog.siyuefeng.com/)的自我叙述,能否在影响世界找到或感受到他的内心答案?我们还就他的部分作品慢慢聊吧。《青春》(http://tianpe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2210)经典式画面两个年轻男女在毛的塑像前热烈的拥吻。也许今天看似平常的一瞥,因为毛的塑像符号引来关于政治隐喻的小争论,即便作者一再否认与政治的关联,但是毛的政治符号力量和巴黎的埃菲尔铁塔下的浪漫是并不可相提并论的。也恰恰是这样的复杂背景作品才更具有咀嚼的味道哦。另外无论是组图还是单幅,作者均使用手机拍摄,在这方面作者有着自己的步调:“手机摄影的经验 ,具体最有效率的经验的话 ,就是给自己制定一个计划 。不限题材 每天拍一幅 有创意或者借物表达自己情绪的照片 ,什么都可以不要拘泥于主题风格 ,只要自己满意就可以 。因为手机是随身携带的, 他不受任何时间地点限制 ,这样就相当于你随时在摄影活动中也自然的促成你时时刻刻养成善于观察和培养自己的想象力 。不要用变焦 长期用一个焦距练习自己的眼力, 慢慢下来一定会给你带来惊喜。”他的《 手机写真LIFE》(http://tianpe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2750)似乎就是将这样的手机摄影理念持续贯彻下去,我们往往将善于在日常生活里挖掘细节的作品看成小品,但是如果这样的作品中带入作者自我的情绪波段,就不仅仅是小品那样简单了。作者比较推崇森山大道,推崇可以,但模仿就需要谨慎,在他的《街头》(http://tianpe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2745)就带有向森山大道致敬的影子,也明显模仿森山大道色调形式,可是如此一来模糊了作自己独有的特色之路。其实在日本模仿森山大道肯定也大有人在。但是漫步于街头的尾仲浩二、金村修就走出了自己的路而被铭记。哦,其实作者也在日本学习生活有十年光阴,我们不妨听听他的个人对日本的感受:“对于日本摄影, 我在大阪生活十年左右, 我家附近一个小马路上就有一间经常办艺术展的地方是免费的。大学校园里的学生摄影作品比较多一些,气氛很好直接就可以与作者交流。 类似于这种的场所日本很多。另外那是一个先进的民主社会,没有被灌输一些思想 ,所以人的眼界比较开阔 ,整个社会环境又很好。 日本人对美学又有自己独特的认识 ,就连井盖都做很漂亮 ,所以潜移默化的提高着人审美品味。 摄影我想不知不觉的就会把人的主观意识融入进去, 而人的主观意识形成又有很大一部分取决于社会 ,所以看很多当下日本的摄影, 大多都是温文尔雅的 。在这样的状态下寻找自己的感悟 。这只是我自己的一些浅薄的观点。”有着中日结合的开阔视野,田鹏就这样将身边的各种东西,伴着有感触的情绪等等统统收入到他的镜头里面。




【文章】



刘富东的《乌托邦-异托帮  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简评》(http://liufudo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611#reply182107)虽说是简评,但我觉得更像是面面俱到的综述,有现场新闻报道的成分。乌镇——又一个利用老旧厂房办艺术展的地方。艾未未、荒木经惟、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马丁-帕尔等等艺术家有多少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在这篇文章里面我们借助于作者的笔触能够获得对这些艺术家作品浏览的机会,在夹叙夹议、面面俱到的介绍中的确是初步认识一个综合性展览比较好的途径。作者另一篇的《从维拉、西蒙的世界谈谈李笠和他的诗摄影》(http://liufudo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618#reply182367)将焦点集中在一个诗人、摄影人李笠身上,展示了他对自己的两个混血儿女的私摄影,但因为作者的诗人身份,作品自然被靠向诗摄影状态。我之所以将“诗摄影”称之为一种状态,毕竟它的界定还是很模糊的,也不一定诗人就能够拍出摄影的诗意。文章的介绍在李笠的私摄影和“诗摄影”的转换上似乎比较突兀和草率,我还是不能够及时的消化和吸收,希望以后在“诗摄影”方面有更详细的研讨。

“纤指妖娆,你把心情流转于指端,延展成脆薄透亮的胶片,或喜,或悲,都是你与岁月的对话,无关喧嚣或孤寂--那是种在心田的花儿,摇曳在光影和心灵之间,独自芳菲。保姆或艺术家,于你毫无分别;生活与艺术,集于一身却泾渭分明――你把生活还原成生活,让艺术回归艺术,令其归于各自的纯粹,艺术与生活只是精神上的相互映照,无关是谁成就了谁。”这段来自于戴惠荣 的《摄影,命定的修行——写给薇薇安-迈尔》(http://daihuiro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619)散文诗的行文令我这个久淫在貌似严肃理论文字世界里的人顿觉耳目一新,作者的文字看上去随意烂漫,但是字里行间包含着对保姆摄影家薇薇安-迈尔的深刻理解,“独自行走,独自观看,无须有人同行,无须有谁分享,你用相机书写禅意人生。”、“你与现实,始终保持着一种距离,与那个社会保持着距离,与共同生活在那个时代的人们,保持着距离――与生俱来的陌生感和疏离感伴你一生。”、“街头是你的道场,相机是修行的莲台,只用心,做寂静的花朵,不为生所累,不为心所困,盛开自己的半坡芬芳,依香筑巢,在胶片中涅槃。”哦,可以看得出来,作者讲述中以自我真诚的精神诉求,在解释保姆摄影家孤独却又斑斓的世界,同时怀揣着女性对女性的视角那温柔的一瞥,随着这一瞥我们似乎就此走进了保姆摄影家的影像世界里再次咀嚼、吸允。




【分享】



《帅好  /  废话连篇——答黄专“重要的是艺术”》(http://fen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628)艺术究竟是什么这类话题实在多如牛毛,当然对艺术观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见解。在本文中集中火力还是艺术仅仅就是艺术吗?一声艺术独立就会与当下社会政治脱得了干系,撇的一清二净吗?“艺术与政治也脱不了干系,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我们的生活缺失自由与保障自由的东西呢?”、“说艺术权利与政治无关的人,显然还停留在唐诗宋词的境界里。”缩小到我个人的艺术范围,还是离不开一种政治氛围,包括每天我都在习惯性的阅读《环球时报》、《参考消息》,甚至对不满的现象在走廊里大吼一声,还有对着监控器将当地的报纸撕个粉碎,撒向楼下。我不知道自己的这些行为是不是艺术,但是我感受的压抑就想以我的方式纾解。说了一堆无关紧要的题外话,是否我单独想象的艺术本身就缺乏土壤的支撑?哈哈,你们应该感受在今天阿狗艺术,阿猫艺术泛滥,为艺术而艺术的下场就很容易让我拉肚子,而且拉到全身虚脱,无力管他什么政治、社会、生活……还是保命要紧呀,这似乎是最实在的。

林路《摄影人从不读书吗?》(http://fen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624)我的表哥一直沾沾自喜于他获得某县摄影家协会副主席职位,即便这个职位在县方屁毛钱工资也没有,他也要处处炫耀。每一次去他家做客,搬出来的就是一大堆数码相机,这不去年底又花了2.7万买了新相机,言及这方面他总会两眼放光。但和他谈谈布列松、萨尔加多……经常地以他了然无趣的哈欠戛然而止,这是在拜读这篇文章后我第一时间在脑海中浮现的。摄影人虽说很少从不读书的,但绝大多数不读书的原因在于倾向于对摄影器材的孜孜以求,对作品的肤浅理解,不知列为会不会经常听到这样的询问,这幅作品使用什么相机拍的?如果是上万的品牌相机自然会令他刮目相看,究竟实在欣赏作品还是欣赏相机?为此我摘录一段关于摄影的笑话:晚上一摄影师回家,正好遭遇民警巡逻而来。突然对他大喊,站住!民警问,摄影的三大要素是什么?摄影师答,光圈、快门、感光度!民警,你可以走了。摄影师问,你为什么问这样的问题?民警答,深夜还在街上走,寒酸窘迫的样子,不是小偷就是摄影师。这正是——早起的是摄影师和收破烂的;晚睡的是摄影师和按摩院的;不能按时吃饭的是摄影师和要饭的;担惊受怕的是摄影师和犯案的;加班不补休的是摄影师和摆地摊的;加入了就很难退出的是摄影师和黑社会的;不能回家的是摄影师和犯罪的。

现在摄影能够花时间大量阅读做前期案头准备的,然后持续多年的拍摄项目的已经凤毛麟角,而摄影评论也陷入一种时髦或者谄媚,要知道所谓“速成”的东西,总觉得是一件很功利的事情。摄影人不读书,这样拍摄的作品其情绪感染其实也是无根的。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