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一周看点:周日-北京,摄影人不容错过的两件事;红梅的《我年轻过,你老过吗》;宋志鹏的《满满都是坑的艺术认知与遍地都是雷的摄影执念》;赵俊毅的《鲁迅论照相》……

就在今天,周日-北京,摄影人不容错过的两件事(http://fen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653)上午来听四月风轻学堂的【摄影入门到精通】公开课,下午去798艺术区·映画廊看《四月前后——1976至1986》大型摄影文献展。四月风的轻课堂开始在轨运行,线下讲座每周日如火如荼的展开。而讲座的视频据说也在抓紧时间整理,有可能在网上也会看到。四月风的影像文化布局在2016年铺展的面积越来越大,对四月风会员来说可是一个太好的学习交流机会哦。

【作品】

手机摄影的隐蔽性、随时性、便捷性,对发生在身边的事件及时记录正越来越受到摄影人的青睐,自诩为一名“手机摄影重度依赖症患者”这周我推荐四月风会员红梅(http://hongmei.blog.siyuefeng.com/),她的名字和一个品牌味精同名,因为鲜亮所以引起了我的关注。其实更为重要的还是她的作品啦!如此短的时间推出这么多作品如《街角小球赛》(http://hongmei.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2664)、《全国首条公交“阅读专线”》(http://hongmei.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2771)、《我年轻过,你老过吗》(http://hongmei.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2030)等等全有赖于手机摄影的灵活方便,生活的城市既是我们每天都摸得着的物质现实,也是我们每天都可以感受到的思想情绪。作者作为一名企业的普通管理人员,利用业余时间游走在生活的城市街头,“摄影这个爱好刚好可以放松,而且让人越拍越觉得生活的精彩。”她如此感慨道。我们为有这样多的随时随地摄影,发掘身边精彩瞬间的摄影人鼓与呼。作者自述:“缠上摄影纯粹是热爱,想与更多的人分享所见所思,同时更希望为这个火热的年代、为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留下点印记。甚至想,是不是多年以后可以在菜市场办个图片展?让附近生活的人们快乐地回忆那些琐碎的日子。当然,现在每天只能上下班途中随手拍拍,积累还太少了。”在日积月累的拍摄中我相信作者会实现他朴素的想法的,纵观她的作品,以女性的视角温婉、低调,却更能够时时敏于社会变迁所带来的感知、变化,更能机智地抓住这个激变的社会的敏感神经。

刘严的《卧铺里的风景》(http://liuya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2694)作品的精彩之处在于那个光洁的脚丫子,逼仄空间感的人们也没有了什么顾忌、距离,乃至尊严,凑活着活到站吧!

辛万贺的《分毫必争》(http://xinwanhe.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2830#reply182980)小市民斤斤计较的瞬间,抓取得分毫毕现。这就是生活的真实写照,也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记,检讨自我身上的某些瑕疵。

纪荷香的《小北一家》(http://jihe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2800#reply182749
如组图讲述这样的重组家庭——孩子多,亲生的,非亲生的,接纳与排斥,多线头的故事一组图片可能不太能够说清楚。但是我们看到底层挣扎的家庭,就像单行道一样说不定哪一天又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

形式可能是艺术的重点。但艺术的目的不是去创造一些事实上完美无缺的东西,而是可以无瑕疵地自圆其说。当下的中国摄影中,对形式的追求已经占据了意想不到的重要位置。在摄影这门特定艺术中,形式和内容几乎被同时定义,这两个元素甚至比在传统艺术中还要更难分难解地缠绕在一起。事实上,他们可能是同一样东西。或者,如果这两者不一样,有人可能说,一张照片的内容不是一切开始的起点而是目的地,这是最近在微信群中讨论的一个话题联想到的。杨力的《耙田风雨中》(http://yangli1.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2823)、周明的《爷孙俩》(http://zhoum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2810)、胡万亿的《兄弟》(http://huwanyi.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2721)、李以钧的《宁波“日晕”》(http://liyiju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2700)严泽新的《青春校园》(http://yanzexi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2681)等我们可以在这些作品中探讨一下形势和内容关系。桑塔格在评价中国批评家对安东尼奥尼的《中国》批评时说:“中国人抗拒摄影对现实的肢解。不使用特写。……被拍摄物永远以正中、居中、照明均匀和完整的方式被拍摄。”“我们觉得中国人幼稚,竟没有看出那扇有裂缝的剥落的门的美、无序中蕴含的别致、奇特的角度和意味深长的细节的魅力,以及背影的诗意。”(《论摄影》)那是一个一切被安排好了、只允许一种面目出现的国度,摄影只是权力运作的附属品。桑塔格反对这种单一、被规训过的所谓艺术。艺术要为人开辟新的感受力。


【文章】

不时地有文章来敲敲我们有些麻木的脑袋瓜子也很好。宋志鹏的《满满都是坑的艺术认知与遍地都是雷的摄影执念》(http://songzhipe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635)文章掀开泛黄粘连的艺术史一角,便已经是满目的坑洞,不管是知名人物还是欣赏的观众,难免不小心就掉进坑里,而且在如温水煮青蛙的坑里面优哉游哉的自得其乐,一旦热水沸腾的时候已经不可救药了。摄影艺术如出一辙,无论是布列松对马丁-帕尔的绝望,还是维诺格兰认为艾格莱斯顿没有一张好照片……争锋相对的表象对于我们的认知还是会或多或少带来困惑。走出坑洞作者指出一条路径:“要学会和借鉴类似于尼采和福柯那样的对于某一局部知识/总体话语的‘谱系学’分析方法,对我们所看到的、听到的乃至于我们自己所认同的某种艺术和摄影认知,进行一个横向的比较和纵向的考察,比较和考察的目的在于搞清楚这一流行观念和话语,促使它产生的条件和因素有哪些?它何以被认同被传播被信服乃至被实践?”从现在啃一啃这些大部头的理论不知道还晚不晚?相比较年轻人灵光的脑袋瓜子,我们这些上岁数的只有像老牛拉车一步步拉着吧,是不是在坑里?是不是踩在雷区?有必要明白人帮助甄别一下了,可是这样的明白人在哪里?哦,我想到了一个会给你明白方向的地方——四月风轻学堂!别以为我是在做广告,不妨拜读一下刘景行的《回家听课》(http://liujingxi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642)花个几万几十万的去南极或者北极拍照片,还不如多多的加强自身的修养。我们摄影人大多都是关心技术,可是思想修养的培育还是空白。这样一来,当你看到那些身背精良照相器材的,切莫一网情深的艳羡,由表及里我们最终还是要看他的作品,浅薄或深厚全包含在作品中了。

寻找中国摄影史还是需要抽丝剥茧的慢功夫,赵俊毅就是这样浪里淘沙的摄影人之一,这周他向我们推介的《鲁迅论照相》(http://zhaojunyi.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650)虽说是篇幅不长的小文,但其中的史料价值也不容小觑。照相术传入中国的早期人们视之为洪水猛兽,夺取魂魄的怪魔,尤其鲁迅还对“求己图”、那些男扮女装的“冯伶坐栏式”、“少女欠伸式”、“仙女照”等照相形式做了深入的辛辣讽刺。鲁迅之于摄影艺术的论述不可谓不深刻,但是他本人从来也没有亲自动手摄影,而且内心里对摄影还是看偏的,鲁迅曾说过,我喜欢早期的刘半农,不喜欢这几年的刘半农,这几年刘半农的学问太“庞杂”了。刘半农众所周知由文学转由照相,而且因此在摄影圈广为追崇。

我们需要注意的是,赵俊毅提及中国最早的摄影实践者一个陌生的名字跃入眼帘,他认为:"'冯伶坐栏式';'少女欠伸式'是北洋画报记者王小隐在一篇介绍照相的文章里所介绍的,文中还把清代著名学者俞樾 视为中国最早的摄影实践者,这也是民国时期摄影界公认的。解放以后,中国最早的摄影实践者却视为邹伯奇,两者谁为最早,是个很有趣研究课题,只要资料佐证,中国最早的摄影实践者就会浮出水面。我个人也偏于清代著名学者俞樾,理由是他有条件有机会最早接触摄影,而民间的邹伯奇论条件与机会均不及俞樾,之所以邹伯奇的名称能大行其道,是因为中国摄影学会建会初期,曾派人多次到广东和邹伯奇的家乡了解情况,汇总出来的文字,竟然冠以中国最早的摄影者,事实上,邹伯奇只是国内早期的摄影探索者之一,其摄影实践远不及清代著名学者俞樾 。"


【分享】

对于私摄影以及日本,我们大多数人脑海里就会冒出荒木经惟以及他的照片。以为,只要模仿荒木经惟就是私摄影。可是我们大多数时候只是模仿了其中的皮,并未真正了解私摄影。读读这篇文章——《河野幸人:私摄影的前景》(http://fen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646)我们对荒木经惟的崇拜可能一部分并不仅仅源于私摄影吧。实际上他的“私”和情色的关系并不大,纵观他的私摄影轨迹,你就会发现这个平时话唠、搞逗的老头子内心还是蛮孤独的,摄影能成为他的宣泄出口,所以表面上看他在乱拍一通,实际上这种精神可不是谁都有的,否则荒木经惟也就不称之为世界级艺术家了。荒木一贯的玩世不恭的调侃口吻,但是在这里2000年担任写真新世纪评委时他严肃的指出“尽管私摄影自我而始,但是现在的私摄影、进入到私人空间的摄影,却显得很无聊。之所以无聊,我认为私摄影如果没有了某种距离感还是不行的。征集来的私摄影作品,大部分都缺乏这种距离感,给我的感觉就是只要拍了就好,就是只要拍了个人的事情就好。只要拍了个人的事就能营造私空间,按照这样的想法拍出来的照片,就变得只有被拍的‘那件事’了。……这是不对的,自己与拍摄对象之间没有距离感是不行的。‘私摄影啊,再见’以感情或者感性定胜负的想法还是停止吧。不要再用身边之事投机取巧了。事实上,看着这样的状况,会想私摄影真的是没有力量啊。正因为这样,现在也是进行反省的最佳时机。凭借照片的感觉或感情进行较量的作法应该终止了。将个人的心情和情绪猛地展现出来,一点都不好玩。重要的是,外与外的相互冲撞。现在正需要你们鼓起勇气开始行动。不断地行动。打开身体、行动起来,然后有所遭遇,对摄影家而言,这才是人格。”咀嚼一下文章中提及的这些日本的私摄影作者们走过的路,对于我们不怎么会“私”的中国摄影人来说,你们需要打开一扇通向外界的心门,而不能够再独自的沉浸在莫名其妙的我的状态中了。


当微博式微,微信崛起人们纷纷拥抱。而今微信垃圾消息铺天盖地,令人不胜其烦。与其随波逐流,还不如做自己喜欢的,在自己的领域坚守的好。结束这周的咀嚼,我还是适当的喝一口“鸡汤”的好——世上没有一件工作不辛苦,没有一处人事不复杂。不要随意发脾气,谁都不欠你的。学会低调,取舍间必有得失,不用太计较。学着踏实而务实,越努力越幸运。当一个人有了足够的内涵和物质做后盾,人生就会变得底气十足。若是美好,叫做精彩,若是糟糕,叫做经历。——互勉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