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一周看点:民政部网站曝光“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名单;刘景行的《五一期间北京的街头巷尾》;郭广林的《围绕四月的策划》;张明的《学习笔记:评一幅照片》;赵俊毅的《重温街头印象-感受时代变迁》……

中国摄影人的权利思维,似乎加入一个所谓的摄影协会就与高大上,就与权利沾上边而沾沾自喜,高高在上的逍遥,也无怪乎想为自己某些福利的私心作祟。协会俨然成为相互吹捧,牛逼满天飞的自淫乐园了。人民网北京4月27日电 民政部网站今日曝光“中国风水学会”等第五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名单。名单中的摄影协会共16家(http://fen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709)它们是——240.中国摄影联合;241.中国摄影师协会;242.中国艺术摄影家协会;382.中国数码摄影家协会;383.中国旅游摄影协会;384.中国当代 摄影家协会;385.中国民间摄影协会;386.中国自由摄影家协会;387.中国民族摄影家协会;388.中国人文摄影家协会;389.中国人像摄影家协会;390.中国企业家摄影协会;391.中国佛教摄影协会;392.中国现代摄影家协会;393.中国旅游摄影家协会;395.“中国摄影家协会”(与中国文联所属协会重名)这最后一个最不要脸的直接与中文联的协会重名。



【作品】

又到一年五一黄金周,你懂得,这个时候人们喜欢旅游、踏青,可是三天假期如此多的人集中在这几天出游,而又今私家车遍布,去旅游景点看看不是被车堵,就是被人堵,挤来挤去出了一身汗之外就是一个字“累”!徐修成的《游客就是这么任性》(http://xuxiuche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2894)是的,我们是否该思考思考为什么人们就愿意集中在所谓的“黄金周”出游?五一期间我身边的一个朋友去宽甸河口开桃花,那个地方因为蒋大为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而闻名,谁曾想他驾驶的轿车被堵在去河口的半路上六个多小时,等到地方看到桃花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不得不说中国人太喜欢凑热闹了,也许闹哄哄的氛围更能够激发他们东窜西跑的能力。刘景行的《五一期间北京的街头巷尾》(http://liujingx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2893)用紧贴地气的镜头记录了五一期间北京街头巷尾的生活片段,作品中我们看到出入北京城的拥堵壮观场面,游客的疲与累,以及小街巷的居民生活等。

黄友的《赶庙会的路上》(http://huangyou.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3314)我们现在更多看到的是农村空巢现象,似乎无尽孤寂包绕在村庄的上空。这幅作品吸引我们的是比较新颖的视角,塑造一群感激路上的大妈们有说有笑,神情轻松,其实面对现实不尽然一味地悲观叹气,我们的农民也有着自己的生活情趣和方式,他们的适应能力是很强大的,因为他们脚下踩得是坚实的土地!

我们四月风网属地在北京,当年四月影会发源地也是北京——北京中国的首都,权利的中心,郭广林的《围绕四月的策划》(http://guoguangli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2806)我们看到这些从四月影会走出来的中国摄影精英们的今日风采。魏勇的《四月前后-1976至1986 摄影回顾展》(http://weiyo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2843)以平铺直叙的纪实手法拍摄记录下40年后再一次回顾曾经的摄影,我想不仅仅当事人心潮澎湃,对于更多摄影人来说也意味深长呀!今天的北京似乎消散了。如今这座城市充满好大喜功的建筑,权贵游乐,外来者挣扎消磨,成千上万辆车堵在路上,上访的人和医院排队的人脸上是同样的焦虑,国家权力将最好的资源聚集在一起以获得安全感,使这座城市变成一个庞大的畸胎。即便如此我还是看到北京的摄影人依然执着拍摄记录,王路明的《又见丙级老泡儿》(http://wanglum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2805)我们见识了骑三轮车拍照片的老泡儿,在车上还随时带着梯子用于拍照占据制高点,敬业精神可嘉!在四月风中北京摄影人活跃着如刘景行(http://liujingxing.blog.siyuefeng.com/)、郭广林(http://guoguanglin.blog.siyuefeng.com/)、王路明(http://wangluming.blog.siyuefeng.com/)、石克为(http://shikewei.blog.siyuefeng.com/)、李岩(http://liyan.blog.siyuefeng.com/)等,北岛在《序:我的北京》这样说:“我要用文字重建一座城市,重建我的北京——用我的北京否认如今的北京。在我的城市里,时间倒流,枯木逢春,消失的气味儿、声音和光线被召回,被拆除的四合院、胡同和寺庙恢复原貌,瓦顶排浪般涌向低低的天际线,鸽哨响彻深深的蓝天,孩子们熟知四季的变化,居民们胸有方向感。我打开城门,欢迎四海飘泊的游子,欢迎无家可归的孤魂,欢迎所有好奇的客人们。”但是今天的北京摄影人却做不到时光倒流,他们只能够记录当下的北京——热闹的、喧嚣的——因此我不得不提及一位在北京生活的专业摄影师于颖(http://yuying.blog.siyuefeng.com/)她的人物报道摄影挺有特色的,而且在个人签名中她还公布了自己的电话18010078223,希望结识更多影友和提供新闻报道的线索。《跑酷“二哥”赵鸿刚的北漂十年》(http://yuy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2847)图文结合详细的记录了北漂青年赵鸿刚对“跑酷”的热爱和执着,作品视觉叙述很舒服,看上去轻松地图片难掩跑酷青年的艰辛跋涉,苦啊,累呀,努力坚持终究有成果的拨云见日的时候,赵鸿刚希望凭借自己的努力,最终在北京成个家。于颖的不少作品就这样记录如北漂青年等小人物的成长历程,如《网络剧演员崔航的北京奋斗历程》(http://yuy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2828)、《“7年走了地球一圈半”的火车刷车工》(http://yuy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1181)等等,提倡“北京学”的陈平原教授在《北京记忆与记忆北京》中列出了萧乾与冰心对北京追忆的迥异。陈教授说,“胡同与大院,紫禁城与宣南,东城与西山,王公贵族与平民百姓,并不享有共同的记忆。”走进于颖的博客你会发现小人物身上的一种力量,这种正能量在潜移默化中会激发观众内心的认同感,原来我的生活远远比这些挣扎的小人物好许多,可是为什么还有那些的怨言?那些的不满和牢骚?

在和于颖交流《跑酷“二哥”赵鸿刚的北漂十年》的创作,她是如是说:“跑酷这组主人公,我认识他有将近两年的时间了,加了他的微信,我们俩已经是朋友了!平时我会经常看他的朋友圈,他有什么变动我都会知道,然后联系拍摄。”对于同样的北漂生活,她却能够淡然处之:“北京生活,其实对我来说没什么太大的感觉,因为以前我还在贵阳工作生活过,所以北京我习惯一个人生活,我的生活很纯粹,除了摄影以外我不关注其它的事情,我的专注度会比别人强,人一纯粹可能就简单吧!”谈及对四月风的印象她说:“加入四月风是因为我是专业摄影学校毕业的,知道中国历史上有四月影会这个组织,所以看到四月风的时候就很亲切,我第一篇稿子除了工作单位以外的网站给我发首页的就是四月风,当时发了以后让我特别有成就感,好像找到了组织,现在我不天天上,但是过一段时间我就上一次四月风,好像是一个老朋友。”哈,我们不要忘记这位立足人物报道摄影的朋友哦!经常去她的博客空间转一转,也成了我的习惯。




【文章】

张明的《学习笔记:评一幅照片》(http://zhangming1.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697)作者将自己的一幅作品发布到一个外国摄影网站,那个网站有一个特殊要求,还别说和咱们四月风以前的评论员形式比较相似,就是有20个专业评审团队,而且还要求言之有据的评论三幅摄影作品才能发表一幅自己的摄影作品。作者的作品命名为“目光”,在那家国外网站得到了诸多评论,但是更多偏向技术、光影、构图方面的,这一点和我们四月风偏向人文方面有着不同的认知方向,我们大可不必以好坏论取舍。就像作品的主题“目光”一样,每个人各有兴趣点,各有取舍,表面上的选美,其实并非是人人都认同的美。我们当然知道真正的美是什么了。

外媒5月2日报道——在俄罗斯一场沙漠集会上,一辆行驶中的大车突然转向冲入人群,大车从一名在拍照的摄影师身上“压”了过去。当时,这些车辆在进行比赛,突然大车失控冲入人群,一名摄影师这时竟然不顾一切想要记录下这一瞬间,正是这一决定,让他丧失了逃离的机会,被卷入了大车车底。据悉这名摄影师40多岁,所幸沙漠软沙堆中他捡回一条命,只是手臂和肋骨骨折。看看,做摄影师容易吗?但是,为了这样一个极具冲击力的画面而不顾及自身生命也是不提倡的。

【摄影史料】赵俊毅的《重温街头印象-感受时代变迁》(http://zhaojunyi.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689)早在上个世纪30年代上海街头就有了各式各样的汽车,品类齐全令人赞佩!康国生说得好:“一种观点认为:某个题材拍烂了,不能再拍了,需要不断创新——本人同意。但本人相反观点是:一辈子自拍一种题材,把它拍到极致,最后终将是系统的、别人无法超越的。”30年代老摄影家陈传霖、向慧庵不辞辛苦认真拍摄的精神的确值得今天的摄影人学习和传承。作者的摄影史料搜集和传播给我们带来的不仅仅是对中国摄影史的了解和认知,还需要去伪存真的传承,尤其那种摄影敬业的精神!




【分享】

这个五一上头条的不再是人潮涌动的旅游大军,一下子触动老百姓神经的是“魏则西”事件,部队医院,莆田系,百度……一开始我并没有十分在意这些链条之间的关系。可是一触碰到人命关天的医疗,我就禁不住想起去年的牙痛,常言道,牙痛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我亲眼看见一声挑出来的已经坏死的神经,没想到今年这坏死的神经延长到如此普遍的大众,其实医疗这根神经早已经坏死,腐烂,不可救药!从《百度人命悲剧背后,更大的悲哀和愤怒》(http://fen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698)、《百度之罪何止是道德之恶——关于百度事件的三篇评论》(http://fen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705)这利益链条此端和彼端都一脉相承的可恶,之所以大众咬牙切齿的痛恨是因为这关乎到每个人的生命,鱼肉百姓的生命,赚着昧良心的钱,那中国的富豪们可并不干净,也不值得去尊重。魏则西的死是不幸的,与此同时魏则西的死又是值得的,他为此揭开了更大的黑幕,一个异常庞大变异的黑幕集团大到我们平民百姓不敢想象。1998年职业打假人王海就曾经揭露过莆田系虚假医疗事实,而今16年过去若不是魏则西事件的发酵,我们甚至都不知道占据私人医疗市场80%天地的莆田系是干什么的。医疗腐败的民怨由来已久,不仅仅百度的从中牟利帮着推波助澜,根深蒂固的是权力阶层的傲慢和对百姓的漠视也不无关系。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