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以“分享新知、互动交流、共创智识”为主旨,由四月风主办,无锡企业家摄影书画俱乐部、无锡古罗马大酒店承办、江苏摄影网协办的四月风轻学堂全国巡讲 · 无锡站(http://study.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731),将于2016年5月21日在无锡市运河西路红星桥堍梁韵阁举办。四月风特邀毛卫东、王久良二位老师,分别以《摄影理论与实践》、《环境摄影》为主题,与无锡及周边城市影友,进行分享和互动交流。欢迎前往参与。

四月风轻学堂走出去的第一站——宜昌市,据报道宜昌及周边城市影友500余人次纷纷赶来参加,进行分享和互动交流。四月风也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将毛卫东讲座《从绘画到摄影》精华内容发布到四月风网上(http://study.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722)让更多摄影人看到。毛卫东认为:“如果我们把摄影理解成通过相机这样一个装置,同时是包括对象与再现的这种关系看这个世界,是看世界的一种方式,你通过相机发现一些东西,那么摄影就完全不死。它其实是一种关系,它是一种人和世界的关系。”下面我们再听听部分评论家们怎么说——

吴毅强——毛卫东讲到了很多非常重要的话题,比如摄影和绘画的关系、摄影和理论的关系、还有一个就是创作谱系的概念,就是摄影师应该把自己的创作思考和摄影史、艺术史甚至文化思想史结合起来,而不仅仅满足去去创造一张好看的片子。这个是真正考验一个摄影师和艺术家出色与否的地方。

郭广林——达到这些要求关键是摄影师知识的积累,这是一个长期持之以恒的过程,很多人难得在这方面下功夫。

康国生——摄影、艺术,就是借助相应的工具,来呈现个人对世界的观看。当这种观看与社会现实生活发生密切关联,并产生与时俱进意义的时候才更有价值。所谓“笔墨当随时代”,一语道破天机。艺术,检验艺术家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

轻学堂《宁舟浩:身边的时代》(http://fen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729)四月风轻学堂老师、艺术硕士、纪实摄影师宁舟浩。经过整理带给我们视频加文字的摄影讲座。讲座结合他的摄影创作实践,《一个人的城市》、《京剧的守望者》、《民工》……宁总结道:“我现在学习摄影,对‘近’得出两层含义,第一层含义是物理的‘近’,就是你跟所拍摄事物的贴近,物理距离很近。第二层‘近’是更重要的近,是一种心理的贴近,理解、观察上的贴近。”最后他借用尤金•史密斯说过:假若我的拍摄对象没有能力发声的时候,假若说我相信他,我会以他们不能拥有的声音,替他们评判是非,奔走呼号。



【作品】

刘永海的《中国式交通》(http://liuyonghai.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2970)作者观察倒也犀利,那些在街头“突突”的拖拉机严重超载,甚至形成了奇葩景观。不仅超载货物,还有那上面坐的一群不要命的人。读后还是觉得组图表现的不够充分,比如过马路的几幅作品就没啥特色。这一这组照片告诉我们当下的中国交通还是大有深挖的题材,上个月赵俊毅的《重温街头印象》(http://zhaojunyi.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689)那篇摄影史料不妨参考。坦率的说,今天摄影人们远远没有老一辈摄影家们的执著精神,俯下身来用一年、10年或更长时间观察追踪拍摄一个主题。

红梅的《初夏时光》(http://hongmei.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3643)嗯,正如人的生活与记忆。每一天迅速地掠过,几乎只容得下一个短暂的哈欠,这幅作品勾起了我对那些过往时光的……,摇摇头可又不甘心,多希望时间的静止、环境的静止以及自身的静止,但是,这些透明的日子叠加在一起,居然也变成了浓得化不开的雾。来时的道路早已无法寻觅,只有记忆的筛子从远逝的岁月中过滤了层层往事,像一卷卷陈旧的电影胶片,展现在颠倒过来的望远镜那头。

有一种摄影类似于日本摄影家金村修、尾仲浩二那样的“直接摄影”,他们实践的“直接摄影”则更为唯物,去掉幻觉和虚浮感情,置身于活生生的混沌现实中。怀着这样的念头,凭借直觉与被摄物迎面相遇。在自由之中的每一次选择更需要相当的自我觉察,无迹可循的路最是危险,因此要付出更大的心力完成精准可控的随意创作。这样去拍真是太难了,你得避开煽情的,惊奇的,符号化意义的场景,去拍平白如尾仲自言:“没有惊人的场面,也不是决定性瞬间,不传达神秘,也不是过目难忘,没有治愈的效果,也不会排斥观众,他们不难理解,也不给予明确答案,更不是一个故事或者一部纪录片。”这样的近乎空无的照片。我们四月风上也有这样的“直接摄影”,像王志明(http://wangzhiming.blog.siyuefeng.com/)的《街头巷尾》系列;红梅的《等校车》(http://hongmei.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3522)谢人德的《神话@景观》系列,以及刘爱国(http://liuaiguo.blog.siyuefeng.com/)、齐嘉杰(http://qijiajie.blog.siyuefeng.com/)等摄影人的作品。

罗美微的《书店一刻》(http://luomeiwei.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3639#reply184569)从书店一角干净整洁的地面,压抑的横梁,选取这个角度肯定有作者的精心布局的,借以摄影语言传达纸质书籍的末路穷途,“自己一直以来阅读都是热衷于纸质书籍,比起过去,想想现在是越来越少的人会去看纸质书籍了。大概是因为拍时正怀着思考审视这种现状的感觉,所以会有压抑感的存在。”我不是说自己读书破万卷,但是曾经从儿时看小人书开始,纸质书籍伴随我成长,今天人生半半的我也基本上不怎么看纸质书籍了。还记得小时候经常背着父母偷偷去几公里外的新华书店买小人书,当拿在手里的小人书,闻着淡淡的墨香那种心情快乐无比,可以肯定现在的孩子根本体会不到那种快乐,今天手机剥夺了一切。

我的回顾应该多向新会员倾斜,广西桂林的罗美微看得出来她的摄影有自己的想法,有一定的思想内涵,这周她的《我?自己?》(http://luomeiwei.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3663)两个大大的问号,黑白高反差的对比,以及那镜面截取的半张脸置于浓郁的暗色调之中。我是怎样的我?这也是观众所要寻找的答案,的确作品让我的目光就不会仅仅停留在事物的表面,而是会一直深入下去,终于有机会抵达那些黑暗的根须。在作品的画面中我还是无法确定自己相对于那个临界点的位置,或许它尚未来临,或许它早已被轻松地逾越。诚如她的签名所标示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更多摄影人已经做到从自己身边寻找题材,拍摄普通人,为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照相。这些人他似乎没有任何自己的拓展计划,他只是完成存在着的每日例行工作。在任何时候他也没有超越他的角色,因为他没有、他也不能超越他的日常生活环境。如马祥的《环卫工老林》(http://ma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3489)、吴振东的《快乐人生》(http://wuzhendo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3467)、仉咏的《值班的老职工》(http://zhangyong3.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3440)等这些作品出发点挺好,但是仅仅一幅作品难免交代不清,印象不深。在人物报道摄影上我们不妨学学于颖(http://yuying.blog.siyuefeng.com/),人家身上是摄影科班出身,有着扎实的专业基础很值得我们学习。




【文章】



鲍昆的《拳拳影心——看赵羡藻先生摄影》(http://baokun.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726)在日益远离我们而去的传统摄影,曾经那些极具造诣的摄影家们的精神还是很值得今天的摄影者传承的,赵羡藻就是其中佼佼者之一。在海外华人摄影圈他的黑白摄影研究可圈可点,“他善于用黑白影调营造各种视觉意象,块面、线性、高光、暗部,都控制得层次丰富,让像素影调成为可以言说的语句。”而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赵先生过境香港因为一声感叹,不知何时还能回归故土?带着这种还未离乡就预设的“乡愁”,他记录下当时香港普通人的面貌,这在香港沙龙唯美风行的当时,如此关注民生的影像难能可贵。

一个摄影人一定会有自己从事摄影不同阶段的不同认识,商业摄影或者职业摄影,业余摄影彼此之间紧密相连的是对人文知识的活用,不是说商业摄影摆拍模特就会使作品变得“糖水味”十足,也不就是说抓拍的纪实就一定和社会性关系密切。王志明的《好照片需要岁月的沉淀  10年人文摄影心得》(http://wangzhimi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717)作者曾经有着深厚的人文学史,爱好过民乐,可以说这些东西对摄影拓展有着潜移默化的积极作用。在摄影路上作者也不是一方风顺——从唯器材论到摄影理论思想深入,这个不断学习,不断认识、不断探索的过程似乎在文章里我们看到许多摄影者的身影。

【摄影史料】赵俊毅的《时代经典“力挽狂澜”》(http://zhaojunyi.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714)中国摄影史张印泉是一位具有承上启下的摄影家,要知道那个时候的““南郎北张”占据沙龙摄影圈画意摄影的流行前沿,南郎就是郎净山。北张当属张印泉了。我们说,张的承上启下是在抗日救亡时期,而他的代表作《力挽狂澜》就是一个摄影家从风花雪月的画意摄影向着聚焦时代,聚焦现实社会的转变,“张印泉之所以能够创造出时代经典,是因为他具有:自身修养、关注时代、不辱使命、深入生活、潜心创作、不骄不躁、大胆创新等摄影家必备的要素。”张印泉鞭策了几代人。他是继北京光社之后的北平头号摄影家,抗战胜利后在北平成立北平摄影学会,解放后著书立说、教书育人、威望极高。




【分享】

魏则西之死又继雷洋之死……这个五月注定不平静。四月风的“分享”栏目也少有的一连发布四篇关于人大硕士雷洋之死的文章,《风青杨:人大硕士雷洋之死谁该负责?》(http://fen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719)、《彭晓芸:“抓嫖”,真的有政治伦理上的正当性吗?》(http://fen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721)、《雷洋之死,声誉和人命哪个更重要?》(http://fen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723)、《何云峰:魏则西、陈仲伟、雷洋:警惕社会达尔文主义撕裂中国》(http://fen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730)接踵而至的事件我们往往首先想到追求真相如何,就是在追求真相的途中我们又一次次发现更为复杂的缠绕,已经不仅仅是为了真相而真相了。当我们用铁锹挖掘腐烂的根须,一锹又一锹的挖着才发现这片土地都已经被污染。有一种撕裂感在我的内心逐渐扩大,你不知道究竟应该相信谁?他们都说得振振有词,看上去有理有据,却又都漏洞百出,最终中国人的性格就是寻求一种平衡,更倾向于委婉的、润物细无声的表达方式上,最终游走在各种妥协的夹缝中。我的想法并非理性,但是也不算什么缺陷。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