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一周看点:四月风轻课堂回顾之:公开课无锡站;宁舟浩:专题摄影课程;作品:陈建政的《小城故事之有事找政府》;文章:刘莉的《我与X摄影师拍摄“金莲”的前后说明》;赵俊毅《民国女摄影家金耐先》……

回顾:四月风轻学堂全国巡讲——无锡站(http://study.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770)本月19到20日的四月风轻学堂无锡站中,从事摄影理论翻译、引介工作的毛卫东老师,以国际化视野、巨量翻译工作的知识积累,对当下国际前沿的摄影理论做了普及性介绍,开阔视野的同时、势必间接影响到摄影创作。而中国传媒大学科班出身,具有丰富社会纪实摄影、纪录片专题创作经历的王久良老师,则深入浅出的讲述了自己的环境摄影事件之道,并对部分无锡站影友作品做了精彩的点评,令现场影友受益匪浅。

回顾:四月风轻课堂,宁舟浩丨专题摄影课程《拍什么,怎么拍,拍成什么》(http://study.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771)宁老师三天晚上(24——26日)的课程引爆学员的摄影求知热度,无论是火爆程度、讲课效果、互动、评价等都被打上了满满的五星。由此可见学员们对拍摄什么、怎么拍的关注度如此之高。三天的轻课堂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学员们究竟能够收获什么?我们从学员们的反馈之中一目了然。拍什么,怎么拍的课程虽然结束了,剩下的时间就看学员们怎样消化、吸收、运用到自己的摄影实践之中了……期待听过宁老师讲课的学员们早日拿出你们的作品,在四月风的单幅或组图栏目里展示。也建议,四月风单独开辟一个轻学堂的“学员作品”展示专栏。


【作品】

当我周末翻看词典的时候恍然,看到词典里罗列的每一个词条都是平等的重要,这很像我的咀嚼:四月风一周回顾,这周而复始的写作,每咀嚼的一个作品,或一篇文章都没有主次,没有分类,就像词典可以随时打开它,从任何一页开始读,又可以随时停止。我将自己的一周回顾视之为非线性的、完全开放的文体,读者可能数次阅读某个评论,每次或许有不同的收获,也会因为其他评论的被阅读而时刻改变着自己的意义等。

摄影标题一直是摄影人争论的焦点之一,两方阵营,一方认为摄影标题可以起到对作品画龙点睛的作用;另一方认为摄影的标题会干扰观众对照片的理解。我觉得这两个阵营并非尖锐而对立,所以我都会站在他们当中说话。缩小到咱们四月风上发表作品的范围来谈谈摄影作品的标题,无论是组图还是单幅,也不能够总是叫“无题”吧,所以给作品起一个好听的名字还是很有必要的。如张定基的《西安吹糖 》(http://zhangdingji.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3955)标题简洁明了,观众看过标题会直接将目光聚焦在吹糖人的神情和那可爱的“吹糖鼠”上了。阴如林的《隔代亲》(http://yinruli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3949)标题揭露了年轻小夫妻对下一代抚养的缺失,将小孩子的抚养一切推给老人,而作品画面也是这样表现的,内容的丰富引发了观众推心置腹的反思,怎样对待下一代的抚养与教育?段芳东的《商场*战场》(http://duanfangdo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3938)商场如战场的确如此,幽默搞笑的画面将商场与战场形象化的深刻在观众脑海里面。项新平的《马路夫妻情》(http://xiangxinp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3914)标题和画面一样主打糟糠之妻不下堂的温馨感人主题。由此看来摄影标题要醒目能够第一时间抓得住观众眼球,标题要学会减法,尽可能少的字表达清楚就可以了。摄影标题还要尽可能的表达出来作品的意蕴来为好。

四月风的评论风格多是有话直说,很少藏着掖着的,但最近我看到有位比较特别的评论人张定基(http://zhangdingji.blog.siyuefeng.com/)他的评论是一首又一首打油诗,我觉得适当的使用打油诗来评论可以起到一定的活跃效果,但是经常地以这种手法来评论就不合适了。特别是在刘莉的《金莲》作品,张竟然从5月19日——27日连续写了10 首打油诗,几乎作品中每个人物都配上了一首打油诗。我在这里表达的是,您的打油诗写的挺好,您自己的摄影作品配上您自己的打油诗尚可,可是将打油诗用在对别人作品的评论上觉得不大合适了。

本人姓草名根的,所以一直游离在官方的、体制的外面,说起话来很糙,所以不是那么的好听、顺耳,其实也没必要护着谁,也没有谁给我压力,这一点四月风网做的很好,他们不给我施加任何导向和所谓的责任。嗯,就是因为草根的直率性,我更愿意欣赏那些来自于草根的摄影作品。最近很火的刘涛这个来自于草根抄水表的摄影师,因为敏锐的捕捉到街头出人意料的趣味瞬间而一举成名,被冠之以新锐摄影家的头衔,其实早在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法国摄影师马尔特-雷内就擅长于捕捉各种街头幽默,只不过相比较记录社会的纪实摄影主流,这些街拍就像是报纸的花边一样,给予摄影种类适当的调剂尚可,但不太可能成为摄影史的主脉。刘涛的街头趣味摄影被热炒,似乎正迎合了当下摄影界缺少新闻话题的尴尬,据说现在刘也在图虫网办起了如大师班的讲座授课了。我们还是应该记住自己的出发点,别太被世俗的喧嚣所左右,刘涛最新的街头幽默作品我也看了,明显带有生拉硬拽的感觉,是不是他的灵感到达巅峰?在我们四月风代表草根说话的摄影作品很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徐平的《狭缝中生存》(http://xup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3994)无论是标题,还是画面足以令我们震撼了,作者目光锐利,见识非凡,稳当把握的摄影瞬间近乎无懈可击。辛万贺的《围栏》(http://xinwanhe.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3979)那些大红标语的最终实用在这里了,作品提供的观察角度,一切事物无不是明晰的,一切事物都不具备任何神秘性。谈长富 的《乡村集市随拍-4 》(http://tanchangfu.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3960)作品直插底层生活的脉搏,让我们那样清楚和毋庸置疑的将一些高大上的话题挑明了,依附在宣传机器身上的神秘光辉被作品有效地清洗掉了。

陈建政的《小城故事之有事找政府》(http://chenjianzhe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3993)作品的表现让我在若干年后的今天,晚知晚觉如我者也终于看清楚了。哈哈,你们的描绘是美好的,但是一旦有事我不知道一通电话能否解决问题,以前我们这里也有这样的电话,现在基本上打不通了,也根本没有老百姓在傻瓜般的相信了。哈哈了之。作品印象深刻的是那两个小人洗白的动作,他们的梯子一高一低,一新一旧,多么像官阶呀!哦,政府呀!你太高尚、太迂远了,我渺小的身份根本就配不上你;政府呀!你太光滑、太剔透了,以至于在它与我的日常生活之间根本就产生不了有效的摩擦力,以至于无法让我通过语言稳当地行走在真实的生活之中,也无法让我通过语言的窗口,看见属于我的凡庸的生活细节。


【文章】

阅读摄影多年来有我自己的一套评论思想,不是说别人的评论一无是处,而我尽可能的不被别人的评论(也包括一些名家的)牵着鼻子走,那样被拐入不堪设想的迷途几率很大。因为自己的评论出自于自己的思想才具有生命力,我坚信这一点。村上春树说:“不管全世界所有人怎么说,我都认为自己的感受才是正确的。无论别人怎么看,我绝不打乱自己的节奏。喜欢的事情自然可以坚持,不喜欢怎么也长久不了。”所以我就这样每一周不断地咀嚼着、咀嚼着……

我们国家一直背负着山寨大国的恶名,无论多么奢侈的物件,我国这些能人们都能够及时山寨呈现,而且价格低廉令人咋舌,对于那些囊中羞涩又好面子的中国人山寨绝对有市场。那么,对于摄影领域就更是家常便饭。看看刘莉的《我与X摄影师拍摄“金莲”的前后说明》(http://liuli1.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752)这篇文章,你就明白摄影圈的跟风和模仿有多么的厉害和严重。在摄影圈这里面蹚浑水最有本事的就是如X摄影师之流们,在他们内心琢磨的不是摄影的独辟蹊径上下功夫,而整天在那里寻思我到底想怎么省事的拍照?我怎么才能便捷的达到出名目的?充塞其心中并支持着他们的是盲目的乐观主义。这样的摄影人不足挂齿,必将很快被淘汰。而这篇文章的推出告诉我们“这种陋习,今天是我,明天也许就轮到你和他,同为摄影爱好者的你们,遇到此种情况,你会如何自处?”

【摄影史料】赵俊毅《民国女摄影家金耐先》(http://zhaojunyi.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757)这位女摄影家对于今天的摄影人来说还是比较陌生的,但是在民国时期可是在摄影界尽人皆知的,她就是——金耐先。文章详尽的介绍了她的生平,“金耐先创作的题材,主要围绕着校园女性群体,在她的日常工作和生活中,照相机总是放在身边,随时随地都可以拍到周围女教师及女学生的影像。”抗战胜利之后再很少看见金耐先的摄影,因此她也就逐渐淡出摄影舞台。1985年编撰的《中国摄影史》可能因为资料缺失没有收录这位民国女摄影家。


【分享】

这周,5月25日一位高寿的105岁老人走了,她就是作家杨绛,多年前我认识她还是从阅读《我们仨》、《走到人生边上》开始的,感觉文字朴实,温润沁心。她的作品我读来并不吃力,却也印象并不深刻。当这位老人悄然离去的时候,没想到网络上出现各种不同的声音,这些杂音我想对于飘然而逝的老人来说她再也看不到、听不见的,倒是搅扰着我们喜欢她作品的人有些心烦意乱。诗人、文学评论家吕约早在博士时期就把杨绛作为研究对象,他的这篇文章说的比较有深度《披着“隐身衣”的杨绛,游走在文学史主脉之外》(http://fen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764)对一位作家、学者的评价还是应该从主要的学术方面入手比较好,作者从杨绛的文学史意义;杨绛的语言艺术成就;杨绛文学创作的文化内涵;杨绛创作与知识分子人格精神等方面做了详细的阐述。“游走在文学史主脉之外”切入的比较精准。杨绛的离世自然让人们想起她的丈夫钱钟书,毕竟他的声名远扬,郭广林转载《余杰:钱钟书是中国人文化心理上的一道花边》(http://guoguanglin.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762)、《许锡良:从钱钟书的博学到维特根斯坦的思想》(http://fen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767)两篇文章对钱钟书的品鉴是不是来得有些迟到?我不知道是否钱因为作品,还是为人方面的缺乏“大智慧”而只有“小聪明”,的确在曾经的那个集权时代,他苟且过一段时间,这是否算作一种“小聪明‘?还别说,在今天这样的”小聪明“在中国比比皆是。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