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一周看点:6月27-30日每晚20:30-22:30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在读博士尹鹏老师开讲《中国美术史》;郭广林的《悼念林少忠老先生》;徐祎的《 摄影原作辨(续一)》……

banner1_副本.png



2014年12月,基于广大摄影人及艺术爱好者对艺术、摄影历史和理论知识的迫切渴求, 四月风推出了线上网络实时课程——四月风大课堂(2016年3月更名为:轻学堂),采用QQ群视频等方式,邀请业内具有一定影响力的专家学者进行网络在线授课交流,截至2015年底,共有800多人次参与了轻学堂的学习。 经反馈,这种方式不但可以有效打破地域阻隔,实现教学双方方便、快捷的交流互动,而且课堂气氛热烈融洽,效果良好,受到学员的广泛好评。成为广大摄影人和艺术爱好者利用业余时间提高自身文化素养、更新知识结构的一条极佳途径。我们深知,摄影作为视觉文化的重要载体,离不开社会、历史、政治、文化等众多其它学科的滋养和渗透,为了进一步打开视野、拓展新知,我们将隆重推出四月风轻学堂【文化名家系列讲座】项目,邀请在历史、政治、社会、文化、艺术等领域卓有建树的专家学者来分享他们的研究所得,以回馈学员和广大的影友、艺术爱好者朋友。四月风会员徐修成提出:“有点小建议,既然是公开课,能否把讲课视频完整的整理出来与大家分享,以便让远离京城的会员朋友也能够收益。可能四月风也在这么做了,还没有与大家见面,我就是希望还要快点!”很快得到“轻学堂”的答复:“徐老师,您猜对了,之前已开讲三位老师的视频已基本剪辑完毕。将于四月风新版网站上线后面世,敬请期待哈~”


normal146643555244759_副本.jpg


normal146666657395056_副本.jpg



【作品】



林少忠1924年11月生,陕西麟游人,摄影家、艺术评论家,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会员,多年来著述颇丰。郭广林的《悼念林少忠老先生》(http://guoguangli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3141)2015年3月12日作者有幸与解海龙老师到林老府上拜访。林老沉疴宿疾在身,支撑羸弱之躯与我们聊天,并给海龙老师带去的《世界摄影史》上签名。不幸的是林老先生于今年的6月20日驾鹤西去,享年92岁。对于中国摄影事业林老师做出这样的寄托:“对摄影,不要捧它,不要限定它,让它均衡发展,充分发挥,让它对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起到应有的作用。”而鲍昆老师对林少忠的评价是,摄影界少有的明白人。


何屹的《入夏》(http://heyi1.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3125)随意切割,不稳定的画面构图,是的,可以看出作者眼中的夏有着不同意义,这种无序的节拍和韵律恰恰让我们对燥热的夏的一种避之不及的纠结复杂心境。杜立中的《藏着时光的街头》(http://dulizho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3144)也是够大胆的随意切割,呈现了作者眼中的街头情绪,还别说作者的切割恰到好处的向着应许之地游荡,准确地描述自己对生活和内心的起伏变化。这两幅作品给我们的启发是,摄影没有什么是确切无疑的,没有什么是要永久存在的,没有什么可以说它“就只能是这样而不能是那样”。摄影总要有一些纯然地、能排除万难的创造冲动,这些冲动,跟你用什么设备,走什么路径,去什么平台,都是没有关系的。

刘景行的《胡同避暑》(http://liujingx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4497)酷热难耐估计是今年夏天地球人艰难面对的公共问题,谁也脱不了干系。这幅作品一瞬间抓住我的眼球,我的心在于那大鹏展翅的姿态。从人物所处环境以及他那简单的冲凉方式,苦逼的生活竟然使得这样人物被打磨的游刃有余。哦,小人物舒展的“翅膀”呈现了社会生活渗透于每一个人的个人态度和个人行为中最好的确证。再更进一步说,现实与梦影,清醒与迷醉,生活与回忆,这些正与反的人生碎片彼此依赖,不但不能否定一方面,而且都不能轻视一方面。

史冬伟的《一老旧居民房起火 消防官兵紧急扑救》(http://shidongwei.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4542)常言道,水火无情。在诸多火灾的新闻摄影中,眼前这幅作品堪称佳作,原因有其一,画面完整地呈现了火灾现场的样貌;其二,消防队员孤单的身影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这里居民住宅的密集程度,给救火带来的不便;其三,警醒人们的防灾意识。我认为,好的新闻摄影一定兼具敏锐与深邃,摄影记者的眼睛与事物之间永远有一层透明的晶体。这个晶体可以理解为文化、历史以及个人在某个时刻的特殊处境等等。

艺术,也包括摄影艺术,是一个有闲暇和闲钱才能追求的东西,就这么简单。艺术是一种奢侈,它不会改变我和我的生活。我想我终于痛苦地认识到艺术不会改变任何东西。从赵华的《“众星捧月” 》(http://zhaohua1.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4563)说开,我们的摄影人将时间耗在美女或器材上,也不能够说他们是盲目的追求,但在一个比较现实的摄影人眼中衡量,糖水显然过于甜腻了。王路明的《拍模特》(http://wanglumi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4513)刻意营造的氛围不伦不类,我还想说的再残忍些,让美丽的模特躺在碎玻璃上,那折射的光影一定会很出效果的,不过给模特多少钱她会赴汤蹈火?

上一周关于曾进作品《贫民系列——困境中的女孩李玉圣》的地址问题,得到作者答复:“您好,地址没错的,广西容县自良镇思旺村,{加个金冲队}看看,另收件人写李绍荣,小姑娘也许太小,可能村里人不一定熟悉她的姓名。”


1466680960207050626_副本.jpg



1466498076217040351_副本.jpg



【文章】

荒木经惟在《我的摄影哲学》中谈及:“摄影,首先一定要从拍摄自己所爱的东西开始,并且一定要一直拍摄下去。只要持续拍摄自己所爱的东西,就能逐渐把自己的心情,也拍摄进那些照片中。所谓的摄影,就是连拍摄者的心境也拍摄下来的东西。很可怕的喔,摄影,可是会暴露自己的呢。”显然辩证的看摄影仅仅凭借着爱和热情的确太草率、太笼统了。我们应该在热情的基础之上拓展视野,就如四月风的轻课堂,它在扎扎实实的做着摄影文化视野拓展的基础工作。别简单的将这些说成是对摄影的禁锢,恰恰摄影史、艺术史的学习正是解放禁锢的最佳手段。

赵俊毅的《张学良与“北京光社年鉴”》(http://zhaojunyi.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825)以前听说少帅张学良爱好摄影,但就是没有详细穷就内中因由。这篇文章再一次展开了《北京光社年鉴》的来龙去脉,以及爱好摄影的张学良与这本“年鉴”的因缘际会。文章的史料价值还在于那些尘封已久的老照片再一次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感慨!

徐祎的《 摄影原作辨(续一)》(http://xuyi1.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836)接续而来的摄影原作辨,已经不仅仅从照片属性上辨析“有无原作”,而是拓展到摄影的核心价值、摄影收藏制度、原作概念的历史考察、摄影文化的发展、摄影的当代性等更加开放的角度,对摄影原作的立论背景进行讨论。观看与理解摄影作品,基本的参照要素和取向是什么?摄影原作的诸多规定和标准,对摄影重要吗?或许通过广开言路,站在庐山之外,才能廓清这些潜在的问题。孙京涛从 摄影收藏学术的原则与误区入手,他首先给我们列举了电影《最佳出价》的故事,由此得出,唯利是图的衡量标准遮蔽了摄影作品的真正价值。他粗略把摄影精神性的核心归纳为两部分:人类灵性的代言与自由的表达。许华飞的追问,原作对摄影重要吗?他直言指出,着重强调摄影原作主要是为了让照片在收藏市场中卖个大价钱。许灿对摄影原作的概念做了界定,从词条上解释相对于可复制性,原作必须具有“独一无二性”,那么摄影原作因为其中的复杂因素,尚还未形成一致观点,否则就没有今天这一波又一波关于摄影原作的争论和交锋了。靳宏伟提出原作认知中的求证精神,他列举的留美回国的女学者刘瑜谈及的一个观点,她说中国和美国的学者,水准相当,知识相当,只是缺少求证精神,当你看到一个东西,有没有想过你用什么样的方法证实自己的结论是正确的。她认为求证思维是中国知识分子的短板。哦,引入求证精神对一个难以把握的摄影原作究竟会起到怎样的推波助澜作用?讨论还在继续……


1466752816806021671_副本.jpg




【分享】

当我们在“中国梦”的感召下,纷纷以“梦”为主题演绎各种美好的幻觉,希望多做这样的梦,但现实并非如“梦”那样美好,古老而颇具绅士风度的大英帝国在这周上演了脱欧重头戏,至于后续啥影响还难以评估,尤其对“中国梦”造成怎样的打击还有待观察,不妨先读这篇《英国脱欧问题与“合众国”之梦的破碎》(http://fen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835)在全球化时代,脱欧绝非一个孤立事件,而是将产生全球冲击。好了,远方的暂且不提,这周发生在我们国内的《女大学生宿舍产子尴尬了谁?》(http://fen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823)宿舍产子,闺蜜接生,产后还若无其事地照常上课。这样的事情听起来匪夷所思,但它却是实实在在地发生了,并以悲剧结尾。网络如此发达,信息化如此丰富,可我觉得我们的头脑变得越来越简单。以前印象中我的老父亲能够记住百十来个电话号码,而今天我们因为有手机一个电话号码也懒得记住了。类似于《毒跑道频现,这场塑胶跑道大跃进建设该反思了》(http://fen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831)之类的事件层出不穷,早已经见怪不怪了,毒跑道、毒食品、毒教学楼、毒空气……这些问题首先必应政府层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那些设立的各种监管机构都是干什么的?可怜的百姓们,在惶惶不可终日中只有自己想办法消毒呗!蔬菜买回来洗了又洗,不放心再又煮了又煮,这一切不都是农药害的吗!我曾忍不住想揭示我自己,想要承认除了自己的牙疼我对什么都不上心。然而我对牙疼的真实性从来没有十分的把握,我拿不准是不是我让自己相信我牙疼。我们过于自我关注时总有这个问题。


这周的回顾行将结束之际,我在啰嗦点——黑色冷峻的背景衬托白发的桑塔格微托着下巴,凝视着远方,双目闪烁着智慧的光芒,这是桑塔格的一幅比较著名的肖像照。借用桑塔格论摄影的话说,一张照片就是一块碎片,一次凝视,它随时供我们回忆,“所有的照片都向往被回忆的状况——即是说,难忘的状况”。昨天翻看我的摄影集,二十多年前给母亲拍摄的最后一张照片,恍然间时间的流逝就如刺点,照片游离于时间的长河中。我看到当年的母亲的照片那种感动,感叹,并非照片中的某个细节给他带来痛苦,而是时间刺痛了感情的神经。摄影从时间随手中切了一个面,让你仔细回味和专注,拼命想看出些什么,直到最后被自己蛊惑、刺伤。合上摄影集,我脑海里还在翻腾这过往的画面,母亲的音容笑貌,点点滴滴融入酸楚的内心世界。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