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一周看点:浙江大学美学与批评理论研究所博士吴毅强老师7月5日—8日每晚20:30—22:30开讲《美学与艺术理论》;山西·许村四月风重头大戏8月5日至12日;华建新的《梦想快速发财的人们》;王绪波的《CBD城市商务中心的遗民》;徐祎的《摄影原作辨(续二)》;尚陆的《帕特里克·扎克曼的“再见,中国”》……

banner1_副本.png


行年过半,这场重头大戏在四月风的舞台即将来开帷幕——由四月风制片、轻学堂导演,鲍昆、沈语冰、毛卫东、渠岩、宋志鹏、吴晓凌、吴毅强、殷德俭、罗大卫领衔主演的摄影艺术文化大戏,将在艺术乡建著名项目——山西·许村,隆重登场( http://study.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840)……上映时间是2016年8月5日至12日,到时候我将狠狠地过一把咀嚼的瘾,看看这些名角汇聚的许村带给我们怎样的收获?在此我们不得不首先由衷的对四月风的监制道一声辛苦!从四月风创办之初就一直围绕着影像文化做强做大,而且一路走来踏踏实实,甘愿为众多摄影人做垫脚石。这场大戏有四月风多年的文化的积淀,我相信对自己摄影有信心、有前途的摄影人一定要参加进来,直接与这些摄影、艺术界的名角大腕零距离交流,耳濡目染收获的是满满成就。


normal146699374471112_副本.jpg


normal146740299276335_副本.jpg



【作品】

以摄影手段切入社会生活之里,抓住问题的主脉,我想那些构图呀、光影呀都不是重要的,纪实摄影首先着重强调、反应的是社会问题,这组照片华建新的《梦想快速发财的人们》(http://huajianxin.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3159)一次直销大会现场,因为不允许拍照,作者便巧妙地使用偷拍手段将这种令人热血沸腾的,近乎癫狂的人们状态淋漓尽致的反映出来,这样的作品不要谈构图、谈光影……恰恰随意的偷拍将部分人求财心切的非理性状态被淋漓尽致呈现出来,这也正是一个赤裸裸钱权社会的缩影。

杨勇的《忧郁的俄罗斯——街头肖像小集》(http://yangyong1.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3157)一组撷取自俄罗斯街头,贴身近距离的肖像抓拍,曾经我们印象中更多的是俄罗斯人的凶猛彪悍,而这组作品从俄罗斯人的脸上抓取的是忧郁的气质,这个民族厚重的文化积淀不无关系。因为作品的随机抓拍,我们看到比较真实的面向,呈现忧郁现实丰富的肌理,使得本民族历史的宏音能够久久回荡……

王绪波的《CBD城市商务中心的遗民》(http://wangxubo.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how/23166#reply185704)他们被迫成为了一个特殊群体,原本有的安稳家园,在这个金钱、权利欲念的疯狂劫掠下,地皮成为一个城市的摇钱树。繁荣的背后是普通百姓利益的被剥夺。凝视还是凝视,这些老年人的眼睛里诉说着愤怒和无奈。作品并没有正面拍摄冲突场面,而是采用冷静、平实的视角,让这些被剥夺家园的老人们站在废墟前留影,也许是他们最后的一瞥,也许他们中的有人还未等到光明到来,就已经撒手人寰了……还有图12那张照片,马顺华 81岁。曾是高级工程师,民盟成员,也是市政协委员。59年大学毕业后从事核能研究。生性胆小的他,自从遭到拆迁人员粗爆的恐吓后,精神便受到极大的刺激,产生了精神分裂,生活已不能自理。这帧影像刺痛了我,深深的刺痛我,弱肉强食的社会老实人的命运就注定这般悲惨?与作者交流获悉:”我平时比较关注城市的变迁和市井生活。在扫街过程中,我发现了这个地方,遇到了这样一群人。他们主动跟我搭讪,以为我是报社记者,向我倾诉他们的遭遇。我告诉他们当地媒体是不可能报道他们的事的。我作为一个业余摄影师,只能替他们在网上呼吁一下,估什作用不太大。所以拍起来他们十分配合。此事在当地应该影响较大,他们同政府打了几年的官司,终于打嬴了。省高院判政府行政违法。可是法院执行难,政府不理不睬,此事一拖就是好几年时间。现仍有三十几户人家生活中一片废墟的环境中。他们迫切希望有人来关注他们。所以我把这组照片也投给了几个大的网站,希望能引起更多的人来关注此事,但目前其它网站都没有发,可能是没拍好。”施惠明建议:“以上的图像如真实,请把它贴到中纪委网站上,进行实名举报。”不知可行否?

凡高曾经这样说,画家不要画他所见,而要画他所感。挪用到摄影上有着异曲同工之用,所见的东西能够转化为更深层次的引人思考的内容,所感的东西也许在某种意义上先于语言或外在于语言。我们大多数摄影,尤其纪实摄影往往注重所见的直白呈现,对于所感的部分却有意隐藏,生怕被扣上“我执”的帽子。非客观和抽象艺术拒绝了语言对等的可能性。梁振峰的《楼梯》(http://liangzhenfe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4653)诚如作者本人一贯秉持的“每一个拍摄者所拍下的瞬间只是拍摄者在那一刹那的直接感受和当下记忆”因此他的作品带有部分”超现实“的意味,眼前的作品我自然联想到攀爬——那下一个来者,或许便是我们,那个未来的来者,从时间的远端走来,永远正在到来……田 鹏的《成长》(http://tianpeng.blog.siyuefeng.com/blogGallerySingle/show/14656)在他的标签自述中这样写道:”喜欢听、看非己的表述同时,寻求自己内心答案。摄影给了我一个这样的过程,与感受。”观察自身即是观察这个社会,因为人永远是我们考量一个社会的重要维度。这幅作品有耐人寻味的地方,角落的维纳斯女神雕像,街道上正奋力骑着单车少年,犹如梦境中的场景:故事线索是隐含的,组合规律是荒谬的,透视感是骗人的,并且每件事情中都隐藏着另外一件。并非希望摄影人都要拍出上面列举的这样的作品,但是作为摄影人需要一种不断地思考过程,这是我反复提及的,以前可能说的比较笼统些,今天我将这样的思考放在具体的两幅照片中就显而易见了!

最近读到一句连岳的话,“逼人为善也是一种恶。”振聋发聩,哦,可能有人以时间糊涂了,这怎么可能?瞧瞧好的宗教和政治,不会逼人的。到了逼人的程度,不管宣扬的是多么美好的东西,都值得警惕和怀疑。


1467278760368001491_副本.jpg


1467173622021082750_副本.jpg



【理论】

我的四月风一周回顾基本上确定为三个栏目,中间的原“文章”栏目,这周更名为“理论”。毋庸置疑就是与摄影相关的理论、评论和批评,将文章的笼统范围集中火力在摄影理论研究上,一些和摄影关系不大的文章我就不咀嚼了。那些和摄影关系不大但比较重要的,对社会有影响的文章,我就放在下一个“分享”栏目中咀嚼。在这个咀嚼回顾过程中,我还是一贯老老实实道出自己的观察,看到多少说多少,不掩饰也不故意夸大其词,毕竟水平有限。另外我更愿意在描述中带出自己的想法,因为我固执地相信这种方式产生的观点也许更具柔韧性,同时它又兼备“客观呈现”这一较低的观察视角。

尚陆的《帕特里克·扎克曼的“再见,中国”》(http://shanglu.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838)帕特里克·扎克曼,法国摄影师,1985年加入玛格南。他在中国及东南亚各国投入了很多精力为我们呈现了许多深刻而具有影响力的纪实作品。尤其是这本《再见,中国》画册,1982年他首次来中国拍摄“文革”后的电影复兴,到2015年他所谓“中国速度过快”则关注城市和乡村发展、祖辈和孙辈的代沟,扎克曼展现了他三十年间对这个高速发展并大规模变革的国家的迷恋。为什么叫“再见”,作者在文章的开头讲述了“再见”的因由,就是把过去的中国、失去的时代,重新显示在我们眼前,于是我们又见到了上个世纪那个极不寻常的八九十年代的影像……诚如鲍昆老师评价:“扎克曼是个老道的摄影师,看它的许多中国摄影是个享受。”

鲍昆的《王保国:“东方照相记”后记》(http://baokun.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846)据鲍昆介绍,王保国先生的最近出版了《东方照相记》一书。这是一本非常严肃的学术性著作,是王保国先生多年对这一历史领域研究的心血结集。中国在19世纪中期,开始被西方探险家和旅行家们用照片介绍给世界。中国以及中国人的形象通过这些洋人手上的摄影术,被世界发达地区的人群所认知。这些照片为后来“西方”与中国的关系中起到过许多微妙的作用,是我们研究世界进入全球化时期中国问题的一个角度。阅读王保国先生的这本书,会增长这方面的“姿势”。读这篇后记我们大概的对这本书出版的前因后果有所了解,为何东方?为何选择14位拍摄过中国的西方摄影家?怎样搜集这方面的资料……赵俊毅提及一花边:“又想起一件事。笔名南无哀的文章经常发表在《中国摄影》等杂志网络上,当时只以为南无哀是个笔名,隐隐约约感觉可能是王保国。鲍昆老师推荐《东方照相记》一书,这才把南无哀与王保国真正对上号,我个人认为,如果不是鲁迅、老舍这样丰产作家,还是用真名为好,因为时代不同了。摄影圈大都知晓王保国,他写的书大家自然乐于接受,可南无哀的名字,大家在购买时就会打一个问号?”

徐祎的《摄影原作辨(续二)》(http://xuyi1.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849)摄影原作的思考与激变依旧在持续中——钟建明从艺术的原真性看摄影原作的意义,观点立足于传统的照相底片,讲究原作的即时即地性。作者一再强调,摄影原作价值的认识,有利于提高摄影品质,加强摄影作品与摄影艺术家的关系。可能我们就是缺乏对摄影原作的认识,导致很多有价值的摄影原作的丢失……范雪娇认为,限量鉴证将有力助寻摄影“原作”。作者主要围绕影像收藏、市场与拍卖角度展开,那么限量签证究竟有什么好处?作者觉得这样做有利于摄影家维权打下基础,还可以“反哺”摄影家创作。秦博的“关于一种遗憾”在一番关于原作“自我讨论纠结之后,他终于追问出我心里也想问的同样问题,我们反复地讨论着这样一个缥缈又带着资本意味的词汇难道不是一种遗憾吗?

徐祎的《摄影“原作”的常识与神话》在《中国摄影报》发表带给作者两个意外,一是没料到编辑部会连续用这么多期,这么大的版面大篇幅地展开讨论,这在近年的学术争论中是不多见的;二是没料到这个话题引起了摄影界不算小的关注,不少专家、学者从摄影“原作”的学理、学术规范、摄影作品的收藏以及市场的商业化运作等角度展开辨析、论证,他们不拘泥于单一的“原作”概念,而是针对摄影的大背景、大历史、大文化进行阐述,真知灼见令我叹服……徐祎在这篇似乎总结性质文章延续他的”神话“一文观点,不要被”原作“的近乎虚拟概念所蒙蔽,所折服,辨析其中的误导性对我们有好处。

阅读咀嚼这场少见的、壮观的大讨论,各种观点交锋是件挺有魅力的事情,读后也让我感觉神清气爽,每个人不遮掩自己的观点,开诚布公的和盘托出,既不像以往的讨论疲态具现,也不会让我们感到吃力。纵观我们的摄影史不长,也就170多年,它没有恢弘巨制的累积,没有需要始终守护的传统,也没有必要抹去的不堪或黑暗。我们必然被摄影的鲜活性激发各种观点交锋。再次强调我从一开始就站在徐祎的立场之上,理性地看待“摄影原作”问题,不夸大,不误导,不空洞!


1467370540672000846_副本.jpg




【分享】

《郑渝川:遏制平庸之恶是可能的吗?》(http://fenxiang.blog.siyuefeng.com/blogArticle/show/11844)关于平庸之恶除了我们众而周知的中国文革祸害无穷,还有就是现如今我居住的鸭绿江边对岸的朝鲜。那里依旧持续的上演这幕恶剧,因为这样一个独裁封闭的国家某些非常态都可能成为一种常态。其实我们骨子里没有谁愿意成为邪恶者,但是“人生活在一个由守法公民组成的社会中,必须以某种自我鄙视来服从法律在内的各项准则,不免撒谎:对社会撒谎,对自己撒谎。”如果一个民族分心于繁杂琐事,如果文化生活被重新定义为娱乐的周而复始,如果严肃的公众对话变成了幼稚的婴儿寓言,而一切公共事务形同杂耍,那么这个民族就会发现自己危在旦夕,文化灭亡的命运就在劫难逃。他妈的,哪有那么些如果,现在我们不就身处其中吗?阿道斯•赫胥黎在《美丽新世界》里描绘的可怖图景“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

评论区
最新评论